您的位置 首页 古典武侠

美人图第十集第一章

 
第一章◆菊破魂伤凌乱野中心处有一株顶天立地的神禾,射出万丈青翠光芒,洒向凌乱野的各个角落。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第一章◆菊破魂伤

凌乱野中心处有一株顶天立地的神禾,射出万丈青翠光芒,洒向凌乱野的各个角落。

在神禾前方数里处,四名人类与大群妖物正施展法术,激烈拚杀搏斗。天空中有无数妖鸟来袭,发出凄厉怪叫,振翅疾飞射向众人,铁喙利爪狂攻而下:地面上,树妖组成庞大树林步步进逼,涌向敌人,将他们团团围住紧逼,正合「徐如林」的兵法要义。在后方,大批翼猿尖叫着驱赶妖鸟、毒蜂前去攻击众人,有的甚至赤膊上阵,亲自上前攻击,只想一举攻杀了这些可恶的人类,为本族夺回面子。

巨妖同人木端坐如山,稳稳守在后方统筹大军,肋下火焰依旧燃烧,只是已经变得微弱,彷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无数妖鸟展开双翼,遮天蔽日,嘶叫着疾冲下来。在它们中间,大批毒蜂嗡鸣狂啸,如鬼魅般潜到身边,挺起毒针刺向众人。

伊山近操控百余龙须针漫天飞射,将一只只毒蜂穿透刺杀,大批妖鸟也被法宝刺透身体,惨鸣跌落地面,挣扎扭动,伤口处黑血涌出,将大地染得片片黑红。在他身边,身穿龙袍的赵湘庐修长玉体紧贴在他身上,柔滑玉臀温柔磨擦着他的腰臀,美丽面庞上带着妩媚笑容,玉手轻拂,指尖弹出一个个灵力光球射到妖鸟身上,将它们头颅击碎,黑血狂喷地摔死在地上。

她的亲妹妹贴在伊山近的身体另一边,和她酷似的俏脸上涌起怯怯的表情,美丽明眸里却射出兴奋光芒,小手抬起来用力挥动,将一团团的火焰掷出去,落到那些妖木身上,将一只只树妖引燃,笼罩在大片火焰之中。

经过这些天的战斗,她使用火焰的本领已经很熟练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拥有这样奇妙的能力,但能够以这种能力击退敌人,她还是非常欢喜。

她只用单手战斗,另一只柔嫩小手却悄悄伸进伊山近的衣服里面,淘气地把玩着他的粗大肉棒,快速套弄,害得伊山近欲火狂升,只能弯着腰进行战斗。惨烈嘶鸣声震天响起,妖鸟和毒蜂的尸体覆盖在大地上越积越厚。而后面的妖鸟、毒蜂、怪树还继续奔涌向前,被翼猿们从远方驱赶而来,慑于同人木的淫威,不得不拚命前去作战。

翼猿们也有许多受了伤,或被火焰击中,或被灵力光球所伤,或被龙须针刺透身体,痛得尖吼嘶嚎,鬼叫连天,渐渐越躲越远,不敢上前讨打。

妖物数量众多,这一场战斗持续到天色将晚,太阳都沉下去了,仍没有结束。

「拖死他们,一定要让他们活活累死!」一只翼猿尖声大叫道。它费力地从远方弄来这么多妖物同盟,就是为了今天能够一举消灭敌人,就算杀不死他们,也要累他们个半死。

伊山近倒是气定神闲,他体内有神禾赐予的青气,在凌乱野的范围内都不会感到饥渴,操控龙须针也费不了多少灵力,支持多长时间也没有问题。身边的美丽公主就不一样,战斗了一天,总有些饥渴,动作微显缓慢,呼吸也稍微急促了一些。

赵湘庐忿忿地娇哼一声,十指连弹,接连射出灵力球,将唯一敢接近的翼猿打得惨叫连天,振翅飞逃回去,又击飞了几只巨大妖鸟,娇臀在伊山近身上温柔地赠了赠,回眸凝望,露出了妩媚诱惑的笑容。

她如行云流水一般跪到伊山近胯下,动作潇洒自如,又隐含长期以来养成的威严气度,颇有王者风范。

玉手轻轻一掀,将伊山近身穿的锦袍撩开,随意地系在他的腰间。伪装成皇太子的美丽公主凑过温软朱唇,含住肉棒,啧啧有声地含吮起来,绝美脸庞上充满了淫荡妩媚的笑意。

自从和伊山近发生了亲密的肉体关系,她也曾彷徨绝望,甚至想要自尽以保住最后的清白与皇室的尊严。但为了心爱的妹妹能够平安回到家,她最终还是决定牺牲自己,坚强地活下去,直到护送妹妹回到京城为止。

这些天里经历了连日战斗,侵入身体的邪咒符语与毒蜂所带的淫毒接连发作、入侵脑部,对她们姊妹以及伊山近等三人的精神状态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每到夜里,他们就控制不住自己熊熊燃烧的情欲,在山洞中激烈交欢,甚至头脑昏乱得无法意识到对方是男是女,只是紧紧地抱住对方,不顾一切地追求着令他们狂乱迷醉的激烈性爱快感。

到了后来,三人都被淫欲彻底占据大脑,心智渐渐迷失,剩下的只有战斗的本能和性爱的欲望,见到妖物就杀,到了夜里就随便找个山洞钻进去,脱光衣服狂乱交欢,在漫漫长夜中做下无数淫荡勾当,三人之间的狂浪情景简直淫乱得无法描述。

不过,太子还能够保住最后一丝清明,从来不肯脱下上身的内衣,素白裹胸更是牢牢绑住,免得让人看到里面的乳房。

她冒充皇子已经多年,心里最害怕的就是被人发现自己身为女性的秘密,这已经成为了她心中最大的障碍,在神智昏乱中也绝不肯暴露这个事关天下的极大秘密,即使是亲密情郎和心爱的妹妹也不行。

四人之中,唯一能够保持清醒的就只有当午。在每一个寒冷深夜里,她孤单地坐在山洞门口为里面的心上人把风,保证他和那对美丽兄妹交欢顺畅快乐,听着山洞里传来的激烈交欢云雨之声和声嘶力竭的淫媚浪叫,只能掩面默默垂泪。到了白天,她还要牵着那神智不清的三人引领他们走上正路,按照上次走过的路途,一步步向着神禾的方向走去。

每当走过一段路,又看到一个山洞,伊山近就会欲火燃烧,把那对美丽兄妹拉到洞里狂干一番,将俊美皇子和公主奸得耸动玉臀淫贱娇吟,喂他们吃过精液后再穿上衣服,左拥右抱肆意亲吻着怀中两名皇室美人的玉颊,并在两边的柔软玉臀上乱摸乱捏,走上险阻重重的路途,时而还要与前来拦截的妖物作战,诛除了敌人才能继续上路。

以这样的速度,他们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慢慢地走到神禾附近,却也遭遇了最后的攻击,被同人木和翼猿们将所有能找到的妖物都派了出来,誓要将他们活活累死在这里。超强的庞大妖鸟它们控制不住,但这些体型较小的妖鸟还是惧怕翼猿,被赶来作为攻击的前锋。翼猿们没有受过神禾所赐的青气,自然不能了解那青气的神妙。伊山近挺着粗大肉棒,一心多用控制龙须针刺杀着妖鸟毒蜂,胯部不住挺动,在绝美玉人的樱唇中狂抽猛插,享受着柔滑香舌、朱唇的疯狂舔弄,最终被她熟练至极的旦父技巧所征服,肉棒在温暖湿润的檀口中狂跳,将大量精液喷射到美丽公主的樱口之中。

这一刹那,湘云公主如心有灵犀一般,迅速跪在他的胯下,吻上自己皇兄的柔软香唇,两张樱桃小口与马眼成「品」字形,疯狂吸吮着肉棒中喷射出来的精液。

她们早就熟练至极,配合默契,将一股精液姊妹分食,等到肉棒疲软最后跳动时,两片粉红色的柔滑香舌一起顶在马眼上,享受着最后一滴精液激打在舌尖上的美妙滋味。

这一对美丽姊妹拥抱住对方热烈蜜吻,香舌在对方樱口中搅动,大力吸吮着,将对方口中温热的精液分食下去,一人一半,不少不多。

吃下精液后,两位美丽公主都有了力气,灵力也变得充沛,不论是掷出灵力弹还是发射火焰都更为凶猛有力。

不过肚子还是没有填饱,于是她们跪在伊山近胯下,亲密拥吻着那粗大肉棒,将俏脸在肉棒上磨来擦去,男孩的下体到处都被她们的柔腻香舌舔遍。

伊山近射完精后,眼前有点发黑,也被她们干得疲惫。不过应付这事他已有经验,抓住赵湘庐的头,将粗大肉棒塞进樱桃小口里面,直抵喉间,奋力用龟头顶开嫩肉,插到食道里面。

美丽公主明眸翻白,却也只能强忍着含到最深,泪光都已涌出。

「嗯!」伊山近狠一吸气,肉棒挺得笔直,强大吸力从顶端发出,直接将美丽公主喉间蕴藏的一点点元阴吸出,透过肉棒传到自己体内。

像这样的纯洁处子、又经皇家尊贵浩然之气温养,体内到处都有纯正元阴,虽然从喉间吸取效果不是太好,但要补充战斗损耗已经足够了。

赵湘庐玉体发凉,喉间发痒发热,心里淫欲涌起,不禁娇声哼鸣着,媚眼如丝地大力吮吸肉棒,柔滑舌尖狂猛顶弄肉棒根部,扭动玉体柔媚娇吟,表情体态淫媚至极。
 
 
『怎么会这样?』她心中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她感觉到恐慌:『竟然被他插喉咙也有快感,我果然是一个淫荡的女子吗?天啊,原来我不但不能成为最威严的皇帝,私下还这么淫荡,没有男人的肉棒就活不下去……』
 
 
清澈灼热的泪水从美目中奔涌下来,流到口边,染在肉棒根部,洒向伊山近的胯部和大腿。

此时她最亲爱的妹妹突然吻上来,舔吮着她绝美玉颜上的精液和泪珠,舌尖轻轻拍打,淫靡无限。

湘云公主轻吻着她的樱唇,舌尖在肉棒根部和温软香唇上舔弄,甚至还淫荡地舔弄着她的鼻尖和美目,将她的脸舔遍,又向下舔去,含吮睾丸,甚至舔向伊山近的菊花。

清纯如水的小妹妹如今变得这么淫荡下贱,甚至和自己争食男人的精液,这让赵湘庐泪流满面,残存的一丝理智让她痛苦不堪。

但很快,理智就被淫欲彻底湮灭。这一对姊妹跪在伊山近的胯下,柔顺舔弄含吮着他的下体阳物,就像一对调教多年的性奴一样。

那些翼猿早就看直了眼,愤怒地尖叫怒吼,心中充满嫉妒怒火。

「爷们在这里舍命拚杀,你们倒舒服,在战斗上就能干这种事!我靠!你们人类都是这么淫荡下贱的吗?」

「我早知道那高个子男孩是个变态,想不到这么下贱,居然和他的亲妹妹一起舔男人肉棒!吃男人精液!」

「真是不要脸啊!那个兔儿相公原来还躲在山洞理面撅起屁股被男人干,和妹妹一起用身体服侍男人,现在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就跪在地上吸男人肉棒了!」

「穿龙袍的混帐小子,这么喜欢被男人干屁眼吗?爷这里有根大肉棒,活活干死你!」

赵湘庐听得脸上如同火烧,美目中热泪狂流,羞辱得只想死去。但这仅存的一丝理智不能控制她的行动,还是只能闭目流泪,颤抖地伸长舌尖,舔向伊山近的菊花。

她膝行上前,绕到伊山近的身后,撩起长袍后摆,柔腻湿滑的舌尖轻轻舔上了伊山近的菊花,并奋力吸吮,努力将舌尖伸到菊道里面去。

伊山近挺腰将肉棒塞到湘云公主的咽喉里面,感受着柔嫩软肉挤压的快感,肉棒轻轻吸吮她体内的微量元阴,感受前后两方传来的湿润快感,爽得低声叹息。

他喘息一阵,弯下腰,顺手将她们的衣服掩好,免得春光外泄。

他仅存的一丝理智就用在这上面,自己玩过的美人绝不能被别人看到衣服里面的春光,被妖物看到也不行。

这样做着的时候,他指挥龙须针刺杀妖物的动作却也丝毫不慢。一百余根龙须针分成三批,漫天刺杀着妖鸟毒蜂,时而还有大量法针突然穿出行列,以精妙手法骤然刺杀为首妖鸟,操控大量针形法宝的能力已经接近于炉火纯青的境界。

太子吸舔许久,吃过大量精液之后,终于站了起来,美丽面庞上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擎出绿伞,阻挡着妖物入侵,并发射出更多的光球射杀扑来的妖物。

湘云公主即使在吸吮肉棒暍下精液的时候,也不忘随手挥出火焰,击退妖树一波波的攻击。等到吃饱了晚饭,精神十足,抵御攻击的火焰威力更显凌厉。

这一战就是二仅,等到天明时分,妖物已经被斩杀无数,鸟尸蜂躯堆满山谷,而不远处,又有大量树妖躯体熊能一燃烧,清晨天空中升起滚滚黑烟,看上去极为诡异。

「可恶!」巨妖同人木奋力一拍,巨大树枝手掌将旁边的岩石拍得粉碎。

它设下埋伏,阻住四人前进路途,就是想活活累死他们。可是战了二仅,那三人居然一点都没有疲惫之意,反而越战越勇,神采奕奕。

那一对衣着华丽的兄妹又跪在男孩的胯下吮舔肉棒,欢笑着尖叫要求吃早餐。

这让饿了一天的同人木更加愤怒不甘,目光落向最后一个人类。

那个女孩倒真是困了,趴在男孩的身后地面上睡熟,因为有那三人护着她,倒也没有受什么伤害。

这是同人木真正忌惮的对手,虽然心中畏惧,可是举头看看远处的神禾,再看看死伤殆尽的外围部下,最终还是下了决心,向翼猿们做个手势,突然怒吼着向前狂冲而来。

巨大的树根脚掌踏在地上,让大地隆隆震动。遥远的距离在巨妖脚下却转瞬即至,挥舞着巨掌向伊山近的头顶狂拍而下!

这巨掌遮天蔽日,伊山近只觉头上一黑,天空都被这一只大手彻底遮盖,强大的压力当头而来,让他大惊失色,肉棒吓得精液狂喷,直接喷射到胯下皇家美人的口中。

高贵威严的赵湘庐正在淫荡地含吮肉棒,被呛得精液从琼鼻中倒灌而出,惊慌地转头,跪地射出灵力光弹,却只能在妖物巨大身体上打出一个小洞,丝毫无法阻挡它一掌拍死四人的动作。

湘云公主也迅速射出火焰投掷到巨妖身上,同时抢在她的嘴边吻上肉棒,一口吞下龟头,大口吸食着狂喷而出的精液,临死前也不肯浪费最后一滴。

巨掌临头,啪的一声将绿伞打飞,碧绿光幕碎裂四散。

同人木也被法宝反击力量震得一个踉舱,却毫不犹豫又是一掌拍下,只想立即击杀这四人,以绝心头大患!

翼猿们看得面如土色,失声尖叫道:「同爷!这么漂亮的人类杀掉太可惜了!」

「不要杀啊!木爷开恩,留下给我们玩过再吃掉吧!」

轰的一声巨响,同人木巨大妖躯被震飞出去,重重落到地上,泥土四溅,砸出一个深达丈余的大坑。

在伊山近身后,当午已经站了起来,眼神冶漠残酷,一身的凌厉杀机,让翼猿们看得浑身发抖,想也不想地振翅转身飞逃,嘶声尖叫道:「那女人又发疯啦!兄弟们快逃啊!」

同人木哼哼唧唧地爬起来,妖异的树脸上充满恐惧之色,甚至不敢向当午那边看上一眼,闷声不响大步飞奔,震得大地不住颤抖。

当午冶冷地看着妖物们逃窜的背影,却也不追赶,直到它们逃跑得无影无踪,才突然玉腿一软,倒在伊山近的怀里。伊山近抱住她温软虚弱的胴体叹了一口气,低头轻吻她柔嫩玉颊,感觉自己的肉棒仍在湘云公主湿润紧窄的小嘴里面被大力含吮,而那美丽淫媚太子也在舔弄着自己的屁股和菊花,柔滑玉手在屁股和睾丸上抚摸捏弄,弄得他欲火狂升,却没好气地叫道:「敌人都跑啦,赶路吧!」

这不是他不想干,而是距离神禾越近他就越清醒一点,知道现在还身处险地,为了活命,少干一次也是应该的。

赵湘庐和妹妹倒很诧异,想不到他今天这么能忍,只好不情不愿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打一下身上的泥上,整理好龙袍和宫裙,互相舔去脸上残留的精液,又恢复了皇室特有的威严。

伊山近抱着昏迷的当午,自己也被太子和公主这两个性奴柔顺体贴地整理好衣服,大步向前迈进。十里路途,一晃而过。面对着无数前来迎接的美丽精灵女孩,伊山近微笑挥手,直接就带着出身皇室的性奴们走向神禾中心所在位置。

神禾殿中,他们面对着那株巨大禾苗,太子和湘云公主都露出惊讶震撼的神情,看着上面悬挂着的大量粮食种子,这才知道自己上次所吃食物的来源。

伊山近将当午放到神禾下面,搂住这对美丽皇家兄妹,高兴地讲起上次在这里和当午做爱的经过,讲到射出来的精液和落红蜜汁化为盘中飧时的经历,那一对皇家美人都不由得含羞掩口欢笑,自此才知「粒粒皆辛苦」的含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做爱,后人暍汤。如果没有他们的辛苦大干,又哪来她们的幸福时光?

面如冠玉的高贵太子脸泛红霞,柔顺地伏在伊山近怀中,温软朱唇轻柔吻上他的面颊,柔柔地道:「好老公,你是说,上次你们在神禾下做爱,所以就得到神禾的认可,获得向神禾许愿的资格?」

「没错,说是神禾需要生命能量,搞得人听不懂。不过我猜是神禾在这里寂寞了千万年,突然看到男人和女人干那种事,觉得很新鲜有趣:心里高兴,就给我们一点好处。」他这么胡猜,却看不到神禾上飘出的美丽女子元神气红了脸,小嘴也生气地噘了起来。

「那好,我们也来干吧!」太子兴奋地叫道,从他怀抱中挣脱开来,仰天躺到地上,毫不害羞地掀起龙袍,露出了雪白如玉的修长美腿,和赤裸光滑的美妙臀部。

高居庙堂之上,手握天下重权,当朝最高贵的储君,此时像个淫贱妓者一般躺在地上,扭动着纤美腰肢和雪白臀部,向着伊山近伸出修长洁白的手掌,满脸绋红地颤声娇吟道:「好老公、亲弟弟,快来嘛,人家后庭痒得受不了了!」

如此娇媚仪态,天下没有一个开相公窑子的美貌少年能比得上,再加上高贵威严的气质,化为淫贱无耻的求欢,高高举起修长美腿,无耻地向他露出红肿美菊,眼中的媚意足以软化一切心地刚强的男子。

伊山近眼中现出赤红欲火,仅存的微弱理智再一次被打得粉碎,纵身疾扑上去,一把抱住佳人纤细修长的玉体,粗大肉棒顶在粉光玉致的菊门上,狠揉两下,噗哧一声插了进去。

美丽太子嗷的一声惨叫出来,红肿菊蕾又被弄得痛楚不堪,却含泪扭动玉臀,用菊道奋力套弄小情郎的肉棒,颤抖地吻上他的嘴唇,口中呢喃低吟,句句说的都是极端淫贱的娇媚言语。「奸爽,老公,再插深一些……啊嗯,好舒服,人家有你的肉棒,皇帝都不想做了,嗯……」

声音娇媚绝伦,连湘云公主都听得欲火狂升,美目中喷出欲火,膝行上前,抱住伊山近的屁股,毫不犹豫地将温软樱唇贴上去,一口吻上了他的后庭菊花。

纤巧小手奋力掰开臀办,湿滑香舌拚命向着男孩菊花里面顶入,同时伸手摸着自己皇兄后庭,感觉到一根粗大肉棒正在里面狠狠抽插,湘云公主不由得大为喜悦,兴奋地流出了淫荡的泪水。

「你干我皇兄后面,我就干你的后面……」纯洁美丽的小公主含浑不清地说着,滑腻舌尖在菊道里面拚命舔弄,柔滑玉手还不住摸弄他的屁股、睾丸,捏弄肉棒根部,干得伊山近剧爽,粗大肉棒狠命向太子紧窄菊道里面插去,被这一对身份高贵至极的亲兄妹弄得几乎活活爽死过去。

他们在神禾前做爱,变换各种姿势,直干得地动山摇,兄妹俩被他那根大肉棒干得死去活来,淫浪叫喊声充满整个宽敞空间。威震天下的尊贵太子如怨妇般淫荡地摇动臀部,哭泣哀求着男人用大肉棒插入自己后庭菊道,甚至还和亲妹妹共事一夫,淫荡地用兄妹二人的身体服侍男子,这情景令人震撼至极,不敢置信。

神禾上浮现出来的美丽神女看得目瞪口呆,纤手掩住樱唇骇然想道:『怎么会……居然还有这样做爱的方法……』

可是从后庭菊花中流出来的精液并不是假的,渗入到泥土之中,被神禾根须吸收,刺激着它,让多年来一直沉寂的机能逐渐开始恢复。

而且那对美丽姊妹在高潮时喷射出来的液体,也对刺激神禾根须有很大的作用。

前庭后穴都流出作为她们淫荡象征的液体,渗入神禾根须,逐渐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她看到那纯洁清丽的小女孩趴跪在地上,高高翘起雪白小巧的臀部,被一根大肉棒插到娇嫩菊花里面,奋力抽插:而那小男孩跪在她的身后,身材修长的赵湘庐则趴跪在他的身后,用和妹妹一样的姿势高高翘起雪臀,淫荡地摇动着,樱唇香舌奋力舔弄伊山近的菊花,滑腻舌尖在菊道中狠命抠挖,将菊道的味道连同妹妹的口水一起舔弄咽下去。

在她的后庭菊花里面,刚射入的乳白色精液流淌出来,染在修长雪腿上面,一直流向圆润玉膝。

三个人的后庭菊花各有不同的美妙感触。只有当午昏迷不醒,躺在神禾下面,后庭嫩菊中暂时还没有东西插在里面。

伊山近和这对美丽兄妹的淫浪交欢持久不息,各种姿势都用过一遍,甚至坐在娇小可爱的清丽公主乳房上面,屁股磨擦着柔滑雪乳,以坐姿和赵湘庐交欢。高贵威严的太子坐在他的怀中,挺动玉臀吞吐肉棒,哼哼唧唧地娇吟不止,摇晃纤腰玉臀的模样淫浪至极,像一个好多年没有男人的荡妇一样。

伊山近被紧窄菊道快速套弄得爽极,抱紧太子温暖柔软的修长胴体,闷哼着将第三股精液喷射到她的菊道里面后倒下喘息。

湘云公主躺在他的身下,兴奋哭泣着伸长舌头舔弄他的肉棒和皇兄后庭,幸福地将里面流出来的液体都津津有味地喝下去。

软绵绵的肉棒被紧窄菊道挤压,无力地从里面掉落,被纯洁可爱的小公主一口咬住,大力吮吸舔弄,很快又重振雄风,让她兴奋地从他身下爬出来,玉臀奋力坐上他的身体,算是翻身做主人了。

娇媚清纯的美丽公主骑在伊山近的身上,大呼小叫挺动娇躯,用嫩菊吞吐着他的肉棒,满脸绋红喜悦,浪叫声淫荡不堪,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深宫中纯洁至极的可爱小公主。

而赵湘庐赤着下体,如发情的母犬一般在他身边爬来爬去,温软湿滑的唇舌在他身上到处舔弄,吮吸乳头、肉棒根部和后庭,甚至在欲火中烧之下,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咬了几口,留下细密的齿痕。

三人疯狂交欢,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直到伊山近狂乱地抓住瘫软的赵湘庐头部按在胯下,让她兴奋地舔弄着交合处,粗大肉棒在她妹妹的嫩菊深处狂跳喷射出精液,三人才都爽得六神无主,疲惫得几乎晕去。

喘息呻吟了好久,伊山近终于第一个恢复过来,抬头一看,惊奇地道:「为什么神禾没有赏赐给我们啊?我们今天可是很卖力!」

『难道干后庭不能受孕,因此不受神禾欣赏吗?』他心里嘀咕,却没有说出来。

实际上,是禾中神女看得目瞪口呆,被他们的淫浪放荡行为差点吓晕过去,一时忘了给予恩典。

聪明睿智的小公主却猜测道:「也许是当午没有和你做爱,少了一个人,神禾不高兴了!」

「呃,还得干她吗?」伊山近躺在地上,抬头看当午纤美窈窕的胴体,心里一荡,肉棒又硬了起来,将湘云公主娇嫩菊花撑大了许多,让她娇柔地媚叫起来。

在伊山近心里,当午一直很纯洁很美丽,是他最心疼的女孩。琢磨一下,拉过皇太子高贵头颅按在自己胯下,大模大样地命令道:「舔!」

赵湘庐无力地喘息着,伸出颤抖香舌,舔弄着妹妹的娇嫩后庭菊花,纤指抓住肉棒,将它从里面拉出,温柔地在上面舔来舔去,将上面的液体都舔下咽到腹中。

湘云公主也颤抖娇喘着爬下来,和自己淫蛊人心的皇兄一起舔弄伊山近下体,而伊山近舒服地仰躺在地上,享受着这一对美丽兄妹的淫媚服侍。

两条灵活湿滑的皇家香舌将他的下体舔得干干净净,连菊花和胯臀都舔净,伊山近才懒洋洋地爬起来,走过去抱起当午,走到神禾的另一边,避开太子视线,脱了当午的衣服,将沾满口水的粗大肉棒插到嫩穴之中,开始大肆抽插起来。

虽然神智已经被淫欲弄得昏沉模糊,总算他还记得太子是男性,不能让他看到自己心爱女孩的裸体,让自己平白吃这大亏。

王于自己干过他屁股的事,伊山近在神智昏乱中选择性地遗忘,而他的妹妹是他自己家人,早就被他舔过她下体了,多看些舔些也没有什么。这时候,那一对兄妹已经欲火重燃,抱在一起亲嘴咂舌,热烈拥吻。

虽然没有和伊山近搂在一起拥吻得那么快乐刺激,赵湘庐还是流着兴奋的泪水,一路吻下去,舔吮着妹妹的柔滑椒乳,吻过小腹,一直吻到她的嫩穴处。

在赵湘庐碰触到湘云公主身体时,一直保护着她嫩穴的法宝守贞裤此时却神奇地消失不见,露出那粉红色的处女嫩穴,被太子舔得颤抖抽搐,湘云公主仰天爽叫着,被亲爱的皇兄舔得死去活来。

微弱的理智让她娇靥羞红,感觉被亲生哥哥舔穴十分难堪,为了逃避这难堪的局面,她掉转身体,奋力抱住皇兄的臀部,将他的腰部弯转过来,一口吻上了被伊山近大肉棒干得红肿的菊花,奋力吮吸从里面流出的精液。

本朝第一公主爽得尖叫起来,抱紧妹妹娇躯,大口吸吮她的菊花处流出来的精液,这一对美丽姊妹互相舔吮菊花,吸食里面的精液,爽得不亦乐乎。

她们身上所穿的邪异法宝,是守贞宝裤的第三和第四分身,穿在身上的效果有所不同,因此一个能看到对方的嫩穴,另一个只能看到和舔弄皇兄的菊穴。

那边的当午已经被肉棒插醒,睁开清亮明眸看到是伊山近,羞红着脸将头埋到他怀中,颤抖低吟着不敢抬起头来。

四人重新又分成原来的两个小集团,干得热火朝天,满屋都是娇吟低哼的妩媚声音,和肉体相撞的啪啪声。

等到伊山近被当午的柔滑嫩穴夹得达到高潮,当午也颤声尖叫着抱紧他的裸体,雪白美腿夹紧他的腰部,在销魂极乐中承受着他粗大肉棒喷射出来的滚烫精液,幸福得几乎要晕过去了。

那边的皇家公主也兴奋至极,将对方菊穴中流出的精液都舔食下去,有些精液来不及舔掉,落到地上,变成粮食,让她们更直接了解到自己当初所吃食物的来源。

不过她们已经用不着再吃这些粮食了,今天吃的精液太多,撑得这对美丽公主直打饱嗝,心满意足地搂着对方,懒洋洋地躺在地上,什么都不愿去想。

伊山近又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将粗大肉棒插进美丽太子的菊穴中,干了一会儿,又换到旁边的湘云公主娇嫩菊蕾,就这样快乐地轮换奸淫着皇室的美丽兄妹,插得菊穴中噗哧有声。

隐身禾中的神女也终于醒过神来,含羞带泪,轻挥玉手,一缕浓厚至极的青气从掌心飘出,化为四股,飞进交欢中的四人体内。

那四人同时身体狂震,脸色胀红,露出痛苦之色。而其中受了邪阵符文和淫毒影响的人,脸上的痛苦之色更是加倍浓厚。

青气人体,一点点地抵消着体内的邪异符文,将它们彻底击碎,吞噬融合到青气之中。淫毒遇到青气,如火落清泉,迅速熄灭,被青气吞噬,再不能在人体内兴风作浪,蛊惑人心。

四人脸上红光乍现,又渐渐化为青色,赤裸身体紧紧搂在一起,其中男孩的肉棒还深插在美丽太子的菊穴之中,就这样承受着青气荡涤身体,将所有邪念一一清除干净,被淫欲蒙蔽的神智也逐渐恢复清明。

在两位公主的身上,邪异法宝守贞裤也剥落下来,跌落地面,枯萎得像一片黄叶

湘云公主的嫩穴暴露出来,上面亮晶晶的,沾满处女蜜汁淫露。而赵湘庐则好一些,虽然内裤已经烂得不成样子,却只露出了大部分臀部,仍然在坚持保护着处女嫩穴不被别人看到,同时也让她身为女子的绝大秘密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等到青气消退,四人睁开眼睛,清澈双眸中现出惊骇之色,其中三人「哇」的一声,当场狂呕起来。

他们也只是干呕,因为这些天大家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其中那对皇室贵胄倒是吃了大量精液,不过那东西太容易消化,现在都已经被胃部彻底吸收,想吐都吐不出来了。

这并不妨碍他们一边干呕一边拚命逃开,粗大肉棒从太子红肿菊穴中拔出来,发出啵的一声轻响。三人连滚带爬地逃向三个不同方向,背对神禾狂呕不止。

『我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不止一个人跪伏在地上痛苦低吟,脸朝土地,呕得满脸是泪,心中痛苦不堪。

除了太子只是裸露玉臀和后庭之外,另两个人都是一丝不挂,三人以这些天交欢时常用的姿势跪伏在地,痛悔得泪流满面,一想到这些天自己做的事情,就恶心得死去活来。

伊山近还好一些,至少不用在食物上难过,因为他在凌乱野的这些天根本就没有吃什么食物。只是一想到自己曾将大肉棒插进俊美绝伦的英武太子后庭菊穴射精,心中就翻江倒海,难受至极。
 
 
『为什么是他!不管是他母亲、他祖母的后庭,我都愿意干!哪怕是想起干他妹妹后庭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难受啊!天啊,这是你在惩罚我,怪我没有努力向冰蟾宫主报仇雪恨吗?』
 
 
两个美丽公主则比他还要痛苦百倍,每当想到自己这些天从他下体中吸吮出来的食物,就痛苦得以头击地,几欲死去。

身为皇室成员,本来就高傲至极,何况赵湘庐还是以公主之身代行储君之职,将来是要做皇帝的。现在龙臀被粗大肉棒插得红肿流血,菊道中夜夜射满精液,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坐龙椅?

当午站在神禾下面,小心地穿上衣服,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几个,美目含泪,对于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颇为同情。

隐身禾中的神女也看他们可怜,可是又无法劝解,犹豫一会儿,最后决定不再去管他们之间的私事,抬起玉手,袍袖轻拂,一股博大青气向着四人卷去。

不过眨眼之间,四人就被卷入一个崭新的空间,身边到处都是绘制精密的仙阵,让吃够法阵苦头的三人大惊失色,身体颤抖不止。

这是一个巨大的青色简状空间,就像四人变小了进入禾苗内部一样,身下都是仙阵符文,其中有四处中心,符文紧凑,就像是为他们四人准备好的位置。

湘云公主惊慌地向四周扫视,突然掩面尖叫起来,因为她看到了太子的光屁股,红肿菊穴中还在向外缓缓流淌着乳白色的液体。赵湘庐羞死了,看到伊山近射来的奇异目光,更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聿好龙袍扔在不远处,让她赶忙扑上去抓起来,手忙脚乱地穿上龙袍,遮住了雪白柔滑的圆润玉臀。

当午是早就穿上衣服了:伊山近已经是心灰意冷,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湘云公主则一丝不挂地蜷缩在地上,抽抽噎噎地掩面哭泣,努力遮住玉乳,免得被那两个淫邪少年偷看了去。

其实这时候谁都没有心情再去惹她,只有当午好心地走过去,拾起地上散落的衣裙帮她穿上,伊山近也只有叹着气,伤心地看着公主的光屁股,知道她神智清醒之后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地面仙阵上青光流转,将四人栘形换位,放置到四个中心位置上。

赵湘庐脸色一正,盘膝坐下,只觉青气从地下升起,灌注到体内,让她突然拥有强大力量,彷佛能够操纵这强大神禾一般。

另外两名清丽女孩也盘膝坐在地上,分不同方向而坐。只有伊山近赤身裸体地站在中央符文最紧密处,面对和自己有着极亲密肉体关系的三名美人,不知所措。

耳边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柔美曼妙,彷佛直接响在他的心中:「你想要什么,可有什么愿望?」

伊山近身形一震,随即明白这是神禾在询问自己的意愿。

上一次是透过精灵女孩之口来询问的,现在却直接询问,大概是自己受神禾认可的程度又提高了。

他赫然想起这些天在凌乱野的淫乱经历,自己陷入神智不清的境地,被迫用肉棒插进英俊太子的后庭射精,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回覆
b9022011
的文章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xsw.com/wuxia/8060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