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文 (1~3)

作者:1kobe12011/03/2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我的女友叫小文,22岁,样子非常可爱,有一个红润樱桃小嘴,腰细,身

环岛淫荡之旅

在火车上用笔电跟一个住在彰化的杰叔对谈了一会,敲定了在彰化下车当第2晚的目的地

碧血剑之捆绑篇

 第一回
遇安大娘,幼童识虐明末,大将袁崇焕被女真族设计所杀,其子袁承志年幼爲袁崇焕旧部山宗保
护,袁承志誓报父仇,但山宗无人堪爲其师,华山未入门弟子崔秋山虽然传给袁
承志一套伏虎拳,但是突遇强敌袭击,崔秋山拚死保护袁承志脱离险境,却身中
剧毒,性命难保。

社会新鲜人的第一份工作

棠欣上个月刚大学毕业,因为父母工作都出了问题,她开始必须自己打工赚钱付房租负责自己的生活费了。这一个月来她面识过无数的工作,但不是工作地点好远,工作好繁琐,就是太粗重,她觉得自己做不来,
前两天很幸运的在报纸上看到住处附近的一家公司在征部门秘书,她真的好希望能得到这份离住处近
又看起来比较轻松的工作。
“所以,你才刚大学毕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
看着面试主管盯着她问,棠欣很担心因为这样而不被录取,
为了争取这份工作她认真的回答说:”虽然我没有工作经验,但是我会比有经验的人更努力更认真学习,
我很需要这份工作不然就要睡街头了!”
“你觉得自己是个听话服从上司命令的人吗?
如果同事需要你的
帮助你都会乐意协助吗?”
棠欣用力的点头说:”我会的!
我一定会的!
不管主管交代我做什么,或者
同事需要什么帮助,我都会认真努力达到要求的!”  “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女生有了男朋友就上班不专心”
“我没有男朋友,读书的时候为了认真专心也不曾交过男朋友”
“是吗?
这样说来你从没有交过男朋友啊?”
“是的!
为了认真学习我没有谈感情让自己分心!”
棠欣为了证实自己可以胜任这份工作,丝毫没想到
为什么主管要问这个,”这样听起来你很适合这份工作,但是为了以防你做两天就不想做了,
公司规定员工刚进来时要签约,保证如果没有被解雇的话不得擅自离职,不然要赔偿公司损失
还会吃上官司,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在这份合约下方签名,若不愿意的话没有关系,我们还在
面试人”  “我愿意!我愿意!”
棠欣怕得不到工作一面说一面看都没看内容就签名了,”很好!
恭喜你
成为公司的一员!”
回到住处棠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这份工作离住处只要十分钟的路程,薪水一个月三万五
若表现得好每月还有奖金,这对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真是很不错。隔天棠欣起了个大早精心为生平
第一天上班做准备,殊不知今天还有人生许多的第一次在等着她。九点钟棠欣准时到公司,
面试她的主管李先生已经在等她了,”很好!上班第一天很准时!”
棠欣腼腆的笑说:”以后还要请李先生
多多关照!”
“会的!
一定会的!
我先带你逛一下办公室认识环境和同事吧!”  棠欣所处的部门是这家
公司的研发部,不用一会儿的时间她就发现了自己是这部门唯一的女生,介绍完大部份的地方
之后,李先生带她来到办公室的最里面一间房间,进去之后棠欣发现这很像是一间设备完善的
旅馆套房似的,李先生解释说同事加班太晚或有客户来时就会在这休息,”你坐一会儿我泡咖啡
给你喝,这里的咖啡是很特别的你一定要喝喝看!”
棠欣乖顺的坐在沙发上一边打量这个又大又漂亮
的套房一面等李先生的咖啡,”来,喝吧!
喝完之后会很舒服的!”
棠欣为了表现听话接过咖啡之后
就一口接一口的喝起来,边喝着她边问道:”请问我的工作是什么呢?”  李先生笑笑说:”别急,
过一过你就知道了,先好好享受咖啡吧!”

深山奇遇之姐妹花

去山区年底的时候,我遭遇了人生最重大的一场危机,谈了2年的女朋友把我给甩了,和一个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跑了,理由不外乎是感情破裂了,和我在一起没有感觉了等等,并祝我幸福,早日找到真爱,把她忘了云云,其实说到底还不是爲了钱,我对人生充满了失望,觉得生无可恋,想去嵩山少林寺出家,结果现在和尚也産业化了,想当和尚不仅要大学宗教学本科文学,还得过英语六级,最后,还得给主持打点打点,美其名曰彻底离断红尘,这些身外之物当舍去云云,无可奈何之下,我决定躲进深山老林里去,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去。刚好王氏医药集团要招聘一批采药员兼职医生到赣西山区去,刚好和我的老本行相近,于是我匆匆报了名,顺利被录取,踏上了去山区之路。

姐妹卖身淫棍

少东是一个著名大商贾,家中富有财物,他平生唯一嗜好就是渔色。每逢遇见美貌妇女,必要千方百计弄到手。
有一次他在理发店中,看见一位替人洗头的女子,及一位替人马杀鸡的女子,容貌非常美丽,回家后便派人打听这两女子的出身。不多几天,居然被他打听清清楚楚。
原来这两个女子,原是同父异毋姐妹,姊姊叫廖育玲,今年二十六岁,已嫁,妹妹叫廖艳秋,今年亦二十五岁,尚未出阁,是父亲早先在外的二太太所生。
二人原分开而住,姐家住台南县后壁乡,妹家住云林县元长乡,因老父经商失败,债筑高达三百万元,而获罪入狱,姐育玲丈夫公务员薪水有限,所以才将妹艳秋接来同住拟此下策生活。
少东探得细情之后,知道可以利用,于是打发一个能言善道的人,向育玲姐妹说项。如果肯以肉体牺牲,在补助她们生活以外,还许了好多利益。
经过几番唇舌,育玲总算被他打动,背着自己的先生,两方面预先订好了时刻,在少东的别馆相会。
这天少东老早的来到别馆,专候育玲到来。在下午一点多钟,育玲果然来了。
少东看她今日打扮更爲娇艳,所以等不得答话,迎头先抱在怀中,向她亲了一下,育玲羞惭地说:「大白天的像什麽,快放开!」少东道:「宝贝,我可真急死了,我这里无论白天黑夜,永远没有人的,奶快可怜可怜我吧!」育玲听了无奈,只好一笑。少东刻不容缓的,将她抱在床上宽衣解带,便自干起来。
少东干到高兴时,问育玲道:「奶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她怎麽不同来呢,她若能来,我一定还要加倍酬谢奶们。」
育玲起先不答,后来被他紧紧追问,才说:「我听说你是一位好渔色之人,我怎能让我妹妹白白受你遭塌。」少东又道:「据我知奶是已嫁过丈夫的,是吗?奶丈夫干奶的滋味,比我今天插得怎样?那个舒服?」
育玲闭上眼睛,装作听不见。少东紧问着:「今日奶与我相会,奶的家人、丈夫可知道这一回事吗?还有奶妹妹是否愿意来呢?」
少东当时正干得起劲,亦没有再行追问。至干完之后,伏在育玲身上,喘息了一会才在追问,育玲道:「我因爲是已嫁人的,所以才不避羞耻,来干这种事。」接着,又说:「我妹妹尚是完好的处女,怎能把一生名节,就此葬送了呢,再说我不是爲事所逼,我才不会背着丈夫作出这种不知羞耻的勾当之事。」
少东说:「方才你说爲所迫,可以告诉我吗?」
育玲道:「可以倒可以,不过告诉你也没用。」少东道:「奶告诉我,或者我能帮助奶。」育玲道:「我父亲本是一个商人,因爲买卖亏累,欠了人家三百万块钱,被人告到法院,以恶性倒闭爲由,被捕入狱,已达五个多月。
我家除了父亲还有母亲、我老公,就是我们姐妹两个,每月平均要给债主五万元,丈夫每月薪水才二万元,即然如此谋生不易,我们两姊妹只好到理发店去作活,慢慢设法筹钱。
后来你派人去找我说,要出重资,来劝我姊妹念头,当时我一想,我要救我父亲及还清债款非钱不可。
尽管替人洗头、马杀鸡,一个月也赚不到几个钱,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倒是得钱的一条好门路,但是我妹妹是个黄花闺女,我不肯让她坠落。于是就背着丈夫一口答应,情愿陪你侍寝。
你要知道,我父亲若不是遭遇这种事,你无论出多少钱,我亦是不来的,你若把我看作败柳残花,那就错了。」
少东道:「救奶父亲得要多少钱呢?」
育玲道:「方才我不是说欠人三百万块钱吗。」
少东道:「现在若有三百万块钱,你父亲能出来吗?」
育玲道:「那是当然的。」
少东道:「那麽只要答应我二件事,我立刻可以给奶三百万块钱。」
育玲忙道:「你如果真的肯出三百万块钱的话,无论什麽事,只要我办得到的,我一定都答应。」
少东道:「并不是难事,第一件事,每隔两天奶必须与我作爱一次,第二件事,就是带奶妹妹到这儿来。」
育玲听罢,沈吟一会道:「这二件事中的第一件事我可答应,但第二件事我现在还不能答覆你,我得同妹妹先商量一下,你等半天之后再听回信吧!」
少东听她有商量的馀地,心中很快乐,便在身上重整旗鼓,又连干了三回,育玲临走时少东给了她五仟元,并叮嘱道:「最好下次就把艳秋带来。」育玲回家后,背着母亲及丈夫,悄悄把今天的情形,对艳秋说了一遍。
育玲去会少东,艳秋本来就知道,现在听育玲说少东有这样要求,当时很难回答,不由将头低下。
育玲道:「这不过是和奶商量,奶不请愿,我就回绝,奶不必爲难,我自已去跟他说改成每隔一天与他私会。」艳秋红着脸说:「倒不是不情愿,如果他真肯出三百万块钱救父亲,我的身体是不足惜的,只怕受了他的骗,他若事后不认帐,我们该怎麽办?」
育玲道:「那不成问题,现在得耽心的就是这件事关系奶的终身,有了这污点是一辈子洗不掉的,我的事只要奶帮我隐瞒就可以,倒是奶自要想想。」
艳秋道:「爲了救父亲,那顾得了许多,奶去答应他就是了。」
育玲道:「奶主意打定了吗?」
艳秋道:「打定了,我想若是错过这机会,父亲亦再没有出狱的日子,我爲父而牺牲,亦不计旁人耻笑了。」
育玲叹息一声道:「我们的心思只有天晓得了。」
艳秋无奈地道:「姊,奶不有一本性交技术大全手册可否借我一看,也好使我心理有点准备,好吗?」
育玲亦无奈地点头,亦道:「晚上有空教奶作爱的技巧,以免不知所措。」夜晚时分,待母亲入睡后,俩姊妹在房间里,姊教妹作爱的技巧,并两做起手淫自慰,俩人在房里如此的爱抚自慰,一泄就泄的直到三更半夜,姊妹俩身疲力竭的,使停了下来,双双入睡。
隔天二人计议已妥,育玲第二天又到少东的别馆,少东见她就问:「我昨天说的事,怎麽样了?」
育玲道:「我就是爲那件事来的,我妹妹答应是答应了,但她既爲救父而牺牲,必先见信物才肯牺牲。」
少东道:「这容易,现在我就开支票给奶,然后叫她来。」
育玲道:「这倒不必,我们信你,或者你还未信我,最好你明天开好支票等着,我和妹妹一同来再给我。」
少东道:「那样也好。」说罢又拉着育玲去奸淫了一番才罢休。育玲又对少东说道:「我妹妹是未经人道的,这破题儿第一遭,你可要体贴一点呀!」
少东道:「这一点我倒想到了,我知道,脱去处女的衣服是最费手脚,所以我已预先想好了一个计划,她来时,先叫她到浴室里去洗澡,等她自已脱光时,再进去,比逼着脱衣省事多了。」
育玲似讥似嘲的说:「你对这种学识,倒很有研究。」
少东很得意的道:「哈哈!办这个事可是老资格了。」
二人预备分手时,少东亦贪得无餍,在次与育玲燕好一番,才分手。次日育玲姊妹向理发店告了一天假来到少东处。
育玲在路上向艳秋叮嘱着说:「到了那里,奶先到浴室去洗澡,有关钱一事有我同奶接手,一点错没有的,只是他无论怎麽不好,总算他是咱们的恩人,奶千万不可违抗他,假如得罪了他,张扬出去,于咱们也不好看的,还有昨晚教奶的口交性技巧,要记得使用,千万快不得哦!」
艳秋点点头说:「我知道,我会得。」
二人来到少东的别馆,他早满面笑容的迎了出来,请进屋里,三人谈了一会,少东拿出一张支票给育玲,说道:「我早预备好了,奶带去吧!」育玲姊妹接过道:「谢谢!」少东又道:「育玲先办我们的事,请令妹到浴室洗澡去吧。」
艳秋听了,脸立刻涨红起来,心里不住噗通噗通的跳。
育玲道:「浴室在那里?」
少东将浴室门推开,向艳秋含笑的说道:「就是这里,请进吧!」艳秋这时已毫无自主之力了,只好低着头,嚅嚅不安的走进去,少东又替她将门带上。艳秋进浴室一看,里面陈设非常简洁,一个宽大的浴盆,盆后有一面大镜,屋的另一角落是一张床,大约是放衣服的。
艳秋站在屋中,犹豫了一会,心想道:「她既然要我来这里洗澡,当然要进来爲所欲爲了,他来时不羞煞人吗,想到这里就不愿脱衣服。」
后来又想到:「我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当然不能再顾羞耻,看来不脱衣服亦无济于事,于是狠起心,脱了衣服,坐在浴盆中,不洗澡。」
两眼只望着门,恨不得他不要进来。
正在这时忽听后面门声一响,回头一看,那面镜子好像门一样,开了开了,少东走了进来。她忙回转头,低下头去。少东只披了一件浴衣,进来时将门关好,走进艳秋身旁,用手抚摸她的背,笑嘻嘻说道:「奶等我半天,不急吗?」艳秋涨红着脸,低下头去,装作听不见。
少东刻不容缓的,将自已浴袍脱去,露出他足足有七  长的阳具,在艳秋脸前晃来晃去。艳秋的脸更涨红着,不敢将头擡起,但心里想着若不用口交使他发泄性欲,他随时会对她大肆奸淫,于是不由自主的用她那樱桃小嘴  弄着少东的大阳具。起先以舌尖在他的龟头四周轻轻舔着,有时又轻咬一下,他美得全身一直颤抖着,心里随时亦想着姊姊所教的技巧如何发挥出来。
艳秋再以舌尖轻轻舔整根大鸡巴,这种刺激令他舒服异常,少东伸直了双腿,鸡巴更粗更大,于是艳秋更卖力的用她那张小嘴含得满满的,再轻轻地吐出来,完全照着姊姊所教的及黄色书上所写的,如此的上下套动了约五十下以后,少东的大阳具不禁上下挺动着,连那小腹也加快挺动。
少东呻吟的叫着:「心肝宝贝…..
快动,我…..
我要泄了…..
嗯…..
」他全身一抖,
阳精像机关枪般「吱吱」的射了出来。
艳秋她看了少东一下,
全部地接受了下去。但少东的大阳具已被她吸的红的发紫,逗的心乱如麻似的,于是立刻将艳秋抱上床,便迎头向她亲了过去。
由于艳秋躺在下边,羞惭地闪躲不让他亲,于是少东将身子腾了上去,在自已的阳具上擦些润滑剂,摸着鲜红嫩小穴口就往里塞。
艳秋觉得很痛,忙要用手推开,不料少东早已将她抱紧,用力插进去,艳秋唔了一声。
少东道:「奶痛了吗?奶若打算不痛,先和我亲亲,我便不使劲。」艳秋怕痛,只得将头摆正,任他亲吻。
少东道:「这还不成,奶得将舌头伸入我嘴里,不然还要使劲。」艳秋无奈,赶紧将舌头吐出,送入他嘴里,少东快意异常,下边亦不再用力,只轻轻挺送,半响才全部送入。
少东对她总是很体贴,干了一个钟头,始终没有放纵。
但是艳秋的下部,亦已竟有些肿起来了,一次干完,艳秋起来穿衣,少东拉住不依的道:「我好不容易把奶们请来,插一会儿就完了吗?奶先歇一歇,回头我们还要好好玩一玩呢!」
这时艳秋已不像先前那麽害羞,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
少东道:「不行,无论如何今天还要插一回。」
艳秋道:「改天吧,我今天痛得很。」
少东知道艳秋她说的是实话,遂道:「不弄也可以,可是奶还得和我洗一回澡。」
艳秋点点头,二人一同起身,回复躺至浴盆中,少东又加些温水,然后道:「像奶这样的美人儿干起又是如此爽快,应该天天来陪我玩玩才对,免得下面空虚寂莫啊!」
艳秋的神经已乱,亦听不见他说什麽,只坐在那里不动。少东笑笑,自己脱去浴衣,挨着艳秋坐下来:「说着不待艳秋答话,便用手浇水,向艳秋身上浇洗。」
艳秋只得任他摆布,洗完上身又洗下体,然后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身上,分开她双腿去洗阴户。这时艳秋不由的动了,忙用手掩着。少东道:「盖什麽,我替奶洗洗不好吗?」艳秋的手,只是不舍,后来少东用力拨开,才得摸着。少东一边替她洗着,一面观看,只见她的私处突起,中间露出一条细缝,四处无毛异常滑润。
少东看得淫性大发,将艳秋抱出盆外,亦无擦干身上的水,便放到床上,去亲吻。
艳秋心慌忙乱的又跑回盆内,于是少东道:方才我替奶洗,现在该奶帮我洗了吧!」
艳秋道:「你自己不会洗吗?」
少东道:「奶不替我洗,我又要弄了!」
艳秋听了不敢怠慢,便替他上下擦洗一遍,最后少东还要她洗阳具,艳秋只得依了他。
不料那阳物一经艳秋抚摸,猛然又翘了起来,少东再也耻忍不住,不待她许可,硬将按在池中要干。
艳秋吓得急忙道:「你不是不插了吗?」
少东道:「不弄了,我想搁在这里面。」
少东说着,就用手分开艳秋的两腿,用自己的手提着阳物,向那肿起的阴户慢慢送入。
每逢进入一点,艳秋便  嗯一声。
好不容易又塞了个尽根而入。少东看得兴起,好不得意,不由狠狠的抽插起来。
艳秋含泪哀求着说道:「你饶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不要在插了。」
少东看艳秋她实在可怜,便道:「奶不愿意弄亦容易,奶姐姐还在外边呢?我把育玲招呼进来奶看我们两个人弄一下,比和奶干的利害得多,可是奶看着别穿衣。」
艳秋只得答应,少东抽出阳具起身到门外去,把育玲叫了进来,姐妹一见面,俱都脸色通红。
少东向育玲说道:「奶妹妹不行了,要奶来替替她,奶快脱衣,我要痛痛快快干一回。」
说罢不住催促,育玲禁不住他的纠缠,便自脱光衣服。少东叫育玲伏在床沿,将臀部高高挺起,他的大阳具从后送入。
并叫艳秋骑在育玲身上,面向外,自己两手紧紧抱着艳秋的腰,然后下面疯狂的抽插起来。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

从少女到淫妇

第一章新婚之夜婚礼办的既隆重又热烈,好不容易等客人散了已夜深人静了。今天,我打扮的确很漂亮。苗条的身子,上身穿一件水红色的网纱上衣,丰满的双乳把衣服撑得鼓鼓的,白色的乳罩显得格外突出,下身穿一件黑色肉纱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脚蹬一双米黄高跟皮鞋,透过纱裙可清楚的看到里面那粉红色小三角内裤,把那又肥又大的阴户紧包着,就象大腿中间夹着个小馒头一样。临睡前我到浴室将阴部清洗了一下,又特意把阴唇翻开冲洗了阴道和阴蒂。手在阴部的磨擦以及想到就要真的有阴茎插人的性生活,我既紧张又兴奋,但还是兴奋占了上风——性的要求更强烈了。我急忙擦干了身子赤裸着走出浴室,我把毛巾被遮盖了身体的一部分,侧躺在床上等他,心里紧张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不一会,他也洗好了。只见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他体毛不多,皮肤微黑,胸肌和腹肌一块一块地突起,透着一种健康美。小腹下方有一大片黑亮的阴毛,而且又很长,阴茎软软地随着他的走动而左右晃动,包皮只覆盖在大龟头三分之一的地方,挺粗挺长,大概有八九公分吧。(在这之前我看过a片里男人的阴茎,但真的阴茎还是第一次。)他上床后,掀开毛巾被把我拥在怀里,肉挨着肉。他深深的吻着我,抚摸着我的乳房,过了一会他一下子搂住我的腰,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伏下身来,用嘴猛的一下吸住了我的乳头。一股暖流传遍全身。我情不自禁地双手抱住他的头部,使劲往乳峰上按着。磨擦着,手也不由自主的抚摸他把已有点勃起的阴茎。从龟头到阴茎根部到睾丸,我轻轻的抚弄着……我刚摸了一会,他的阴茎忽的下在我受中涨大了,我推开他,让他躺好,我要好好看看他的阴茎。“哇!吓我一跳,他那一完全勃起的阴茎,又粗又大,比我在a片里看到的阴茎还大。他那强有力的阴茎,有18-20公分长,粗得就象孩儿的胳臂,挺拨的在两腿中间竖立着,还有节奏的一跳一跳的摆动着,再看那个大龟头就象个巨大的蘑菇,紫红发亮。此时的我,强烈的性交欲望象电流般的传遍了全身。性的渴望更加难忍,心跳急剧加速,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似的。他突然翻过身来。把我平躺在床上,他又亲吻我的脸。乳房,慢慢的往下吻去,吻到了我的阴阜,接着他又用舌头分开我的阴唇,用舌尖挑着阴蒂。用牙轻轻咬住我那早已发涨“突突”跳动的阴蒂。我控制不住这强烈的性刺激,我不停地使劲摆动着屁股。此刻,性交的渴望在我全身回荡着,阴道内更加激烈地发痒,憋得浑身不断抖动,淫液一股一股的从阴道内涌了出来,只见他嘴对着阴道使劲吸着流出来的淫水咽着吃,感觉全身就象触电般的发麻。我的性需要急剧上涨,阴道里发热的难受,淫水一股接着一股地往外流;他起身跪在我两条大腿中间,手握住那根象铁棒似的阴茎,用另一只手的两指把阴唇分开,用阴茎的大龟头在我的阴道口来回磨擦润滑着。接着,只见他胯往前猛的一挺”哧”的声,那沾满淫水的龟头挤进了我的阴道,疼得我叫起来:“哎呀,疼死了,我受不了啊!”他象是没听到我的叫,紧接着又往里一挺,我真受不了这样大的阴茎啊。“哎呀,疼死我了……痛死我了……喔喔……小点劲呀……哼哼喔……痒……撑裂了。”(我的处女模早在少女手淫时就破了)我不断呻吟着。可他不理这些,只是狠狠的往里插。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开始有节奏的抽插。梦境般的美妙感也随着来回的磨擦增长,越来越感到舒服了。真美呀!太过瘾了。我那软绵绵的身子都支持不住了,我便用手攥住了他那粗硬而且有些发烫的肉棒往外拽了一下,可他抱住我的屁股更加猛劲的往里插,没办法,只有随着他的性子任摆。阴茎在我阴道里随便插着,时而又搅着插。插地越深越觉得舒服,搅得越好,越觉美妙。

【第七帝国的同盟】【作者:sunny】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

Happy boy (2)

zoe也是一名十九岁的大学生,就读于一所名牌大学的表演专业,可能是由于专业的原因,加上zoe青春美丽的身体,她的衣着十分前卫性感。这天晚上,zoe回来了,francis和其他几个女孩还有joey姐正在客厅看电视,只见zoe穿着一条紧身的白色牛仔裤,白色的t恤,长发披肩,体形无比的完美,他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zoe来到她们面前,笑着说:「francis弟弟,几个姐姐有没有欺负你啊~?」「没~~没有」他羞红了脸赶紧回答,他的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zoe姐美丽动人的脸庞,丰满上翘的胸部,和在白色紧身牛仔裤包裹下zoe姐那丰满的下体。joey姐马上就看出了他的意思,就说:「zoe,你刚回来先洗个澡,我和其他的姐妹去楼上的室内游泳池游泳了,一会来找我门啊~!」他明白joey姐是故意支开其他的美女,好留给他机会。感激的看着joey。joey也鬼笑着朝他眨了眨眼,就和其他美女上楼了。
「zoe姐,你刚回来也累了去洗澡吧~」「不急,我把着个电影看完」说完zoe带着一股迷人的体香坐在了他的旁边,一只玉臂还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可是他却很失望,毕竟不能在这客厅里,做什么。只能看着美丽的zoe姐的侧面,直直的秀发,美丽的脸庞,高耸的胸部,和在白色牛仔裤包裹着的修长玉腿,连她阴部的形状都看不到。他想,还不如接机去zoe姐的房间里,看看有什么可以手淫的东西,就借故来到zoe的房间,她的房间收拾的非常整齐,他找了半天一件衣服或是她换过的胸围内裤也没有找到。
正在他失望的时候,他看到zoe姐的枕头下面有一条肉色的连裤袜,他兴奋的抓过连裤袜放在鼻子上努力的嗅着「是穿过的!!」一股迷人的香气,但绝不是洗衣粉的味道冲进他鼻子里的时候,他高兴的想着。他马上伸出舌头开始舔吮连裤袜的裤裆处,也就是包裹着他可爱美丽的zoe姐阴部的位置,那时一种和joey姐阴部味道很接近的迷人气息,但是又有些不同「可能每个女孩阴部的气味都不一样吧」他兴奋的想着,开始快速的套动自己的宾周,他的嘴里呼唤着zoe姐的名字:「哦~~~哦~~zoe姐~」很快的为他的zoe姐射出的第一次精液就喷洒到zoe中午刚刚换下来的连裤袜的裤裆处。他收拾好一切,可是zoe姐还是没有上楼洗澡的意思,可是他想和她做爱的念头却越来越强烈,无奈只好找joey姐求助。
在3楼大厅的游泳池旁,他找到了正穿着橙黄色比基尼的joey,那美丽的曲线让他心动,但是他知道今天的主要目标。其他的女孩也都在水里嬉戏着,看不到什么。「早晚我要你们都上我的床」他想着来到joey身边,小声说:「joey姐,没有机会啊,你帮帮我。」「啊~!?那你这么半天都和你zoe姐做什么了」joey不解的问「她一直在楼下看电影,我只是跑到她的房间,对这她穿过的连裤袜射了一次精。」「没出息,只会对着人家的衣服射精,上回我的牛仔裤和t恤上也是你弄的吧?」「嘿嘿」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好吧,我帮帮你这个傻弟弟,一起来我房间~~」
他和joey姐一起来到她的房间,joey拿起电话往楼下打,「喂~~」zoe姐接了电话「zoe吗,我是joey,你来我房间一下,我有事找你」「好的,就来」joey放下电话说:「弟弟,我们现在马上做爱,让她进来看个正着,这样一刺激她,估计你就成功啦~」「好~~好,谢谢姐姐」他高兴的抱住joey刚要亲吻她,她却说:「哎呀,来不急的,还吻什么啊?」说完,joey姐揭开了比基尼泳装的拉练,露出了她丰满白皙的乳房,同时蹲下去,解开他的裤子,纤纤玉手抓出他坚硬的大宾周,轻轻的套动几下,就塞进她湿润的小嘴里开始吮吸。
不一会,门开了,zoe姐正面带微笑的走进来,可是她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joey正坦露着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洁白乳房,嘴里也含着francis粗大的宾周吮吸,而francis也正用火热的目光看着自己。zoe的脸一下子红了。「坏死了,臭joey,说找我有事,你们却在做这个~!」zoe刚要转头跑开,joey却一下子拉住了她,同时反锁了房门。joey把zoe拉到床头坐下说:「zoe,我们的事可不要对其他的女孩说啊~」「嗯,我发誓,你们继续吧我走了」zoe的脸红红的

【宿屋のお姊さん】【翻译:zq5537185】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