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影猎者(1-5)

  字数:10857  (1)序章-房东的未婚妻  「ああああああ~止めて、止めて~」萤幕上的AV女优欲拒还迎,一面推搡埋头苦干的男优、一面咬着下唇呻吟。

  字数:10857

  (1)序章-房东的未婚妻

  「ああああああ~止めて、止めて~」萤幕上的AV女优欲拒还迎,一面推搡埋头苦干的男优、一面咬着下唇呻吟。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你们一起上我在赶时间——」手机铃声响起,电脑前握着老二套弄的少年咕哝一声:「谁啊?这么会选时间。」满不情愿地接起电话。

  「喂——俊伟哥,是我啦!」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又充满稚气的笑声:「咦?你不会正在打炮吧?抱歉抱歉,打扰到你啦。嘿!不过没差吧?你不是最爱一边讲电话一边干人?嘿嘿嘿,让她叫大声点啊。」

  「白癡!我在看A片啦。而且要玩电话这招也是女生接电话,拎杯接电话是有个屁爽度喔?有屁快放,废话少说,别打扰我看A片。」

  「嗄?看A片?那小菲姊帮你吹喇叭吗?不可能自己打枪吧?」

  「小菲姊跟她老公去拍婚纱照不在家,你这么想干人家不会自己约喔,老是打来问我她的事,到底要干嘛啦?再废话我要挂电话了。」

  伟因为「职业」关系,某个程度上来说有打不完的炮。但即使他随时有真人可以干,他还是酷爱看A片打手枪,每隔几天不看一些最新的A片就全身不对劲。这点如果说给「同事」听,保证被其他人笑死,但他却不以为意。他小时候一直有个梦想,但这个梦想直到前阵子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件」,才让他觉得有可能成为现实。

  「唉……小菲姊又不让我干啊,上次我跟她去电影院——」

  「阿银!」阿银其实是个听话又勤快的小弟,缺点就是废话实在太多又太龟毛了,这点常常让俊伟无法忍受。

  「啊——好啦、好啦。上面说你的交付期限快到了,你的信件又一直未读,叫我用电话提醒你一下,否则资格审查会很麻烦,尤其你又是新人。」

  「交付期限啊——唉,我知道啦,催个没完。我上一次的交付点击率这么高,不能直接计算成两次吗?」

  「我问过了,他们说规定就是规定。哎哟,你要交付还不简单,上次那个夜店妹随随便便交差就算了嘛!」

  「宁缺勿滥啊小弟,夜店妹那种货色,大老闆伸手就一大把了,谁想看那种片啊?品质没顾好,我的评价就会像那些垫底猎人一样烂啊。我可不想第一个自制交付就搞砸了,宇豪哥会骂我的!我丢脸事小,宇豪哥的脸可丢不起。」

  「那倒是……不然你就去路上随便找一个正妹啊,凭你的特异功能,还不手到擒来,把她们弄得春情如潮!」

  「你是白癡啊——我们是猎人,不是癡汉好吗?而且难道你要我在大街上露出我勃起的老二吸引正妹吗?再怎么不知羞耻、春情如潮,那女人也只会报警抓我。」

  伟有一项神奇到只有在漫画才会出现的天赋,他身上的费洛蒙远高於一般男性。且在他勃起之后,这个吸引异性的气味会更趋浓烈,能让贞女变荡妇、处女变淫娃。阿银一直对他这项天赋羨慕不已,时不时就挂在嘴边说——当然是只有他们两个、或者在场都是知情者时才说。

  「噢——那你要怎么办嘛!交付期只剩下一个多礼拜啰。嘿!这女优叫声满好听的欸,叫什么名字?我也来去抓一下。」

  「宇都宫紫苑,最近刚出来的新人。」俊伟按下暂停,A片正演到高潮,男优从后面架起宇都宫,却没脱掉她的毛衣,让摄影机从后方捕捉她惊人的豪乳在衣服里摇晃的画面,干得他娇喘连连,他可不想错过这段高潮。

  「交付的事情我再想办法。你刚说你上次跟小菲姊去电影院怎么样?我看她那天回来笑得很淫荡啊。」

  「嘿M是——那时候小菲姊上传了她的最新交付啊,就是她跟她老公在厨房……」

  「我知道,那部片我还在阳台当观众咧,讲重点,电影院怎么了?」俊伟打断他。

  「哇靠,你还看现场的喔?干我花了两千块买的耶——妈的,但小菲姊又荣登本月冠军啦,那片真的是有够淫荡,小菲姊两颗奶子抵在流理台上,双手反剪……」

  「讲、重、点!」俊伟大骂。

  「唉唉,是。总之就是我看完那片打了好几枪啊,小头管不住大头,精虫上脑之后,就厚脸皮打给小菲姊,说要约她吃饭看电影。」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现在杀到南港把你吊死在路树上?」

  「啊啊——总之我们就去约会了。小菲姊明明知道我想干嘛,吃饭的过程中还用脚一直撩我的腿,在电影院甚至——-结果一出电影院就说她跟老公约好去买戒指,把我晾在电影院了。」

  「干你个白癡,你把重点省略了啊!电影院到底发生什么事?」

  「喔——就——就我们看飢饿游戏嘛!男女主角在那边荒谬的爱来爱去啊,我看不下去,就靠过去跟小菲姊说她的新交付超好看,身材越来越好,我有花钱支持!还打了好几枪!

  「小菲姊就笑啦,问说真的假的。我说真的!我现在鸡巴还是硬的!小菲姊说她不信,用外套盖住我腿,伸手就抓我老二。」

  「哈!挺像她的作风。」俊伟笑了。

  「我本来只是开玩笑的啊,结果被她手一握住,还真的马上就硬了!那天很冷,小菲姊的手超冰,我几乎是一被握淄硬了!差点爽到叫出来。」

  「靠杯,叫出来咧,在电影院干这种事会被工作人员带走的。」

  「安啦!我们买的位置超烂,在边边角角,只有两个座位。小菲姊又坐在外面,大家专心看电影,不会有人发现啦!」

  「你买那位置根本不安好心。」

  「当然!我薪水很少耶。」阿银理直气壮地回应:「后来她就一边看电影一边帮我打手枪啊。电影不是有一幕男主角受伤,珍妮佛劳伦斯在一边照顾他、帮他盖被子?」

  「我不知道,我没看那电影。你一边干这种事还能一边看电影也算厉害了。」

  「哈哈,总之,小菲姊那时就跟我说:『被子底下的画面没拍出来,我们来接着演!』我还以为她要在电影院跟我打炮!正觉得刺激,想伸手过去摸她奶,结果她就忽然加快套弄速度!干!真的超爽,我一边看大银幕两个狗男女偷情,一边想说我也有肉体出轨的女主角在帮我套肉棒!我就射了!」

  「哈哈哈,你这没挡头的小鬼,最好人家有偷情啦,我没看电影但有看过小说吼,你在那边唬烂。」

  「哼,凯妮丝明明跟盖尔眉来眼去的,结果在飢饿游戏又跟人家抱来抱去,这不是狗男女是啥!」

  「好好,算你对,接下来呢?射完就算了?」

  「我当然不肯啦!才刚射完我马上又精虫上脑,想拖着小菲姊去厕所继续做。结果小菲姊说她想把电影看完,叫我自己去清一清——到厕所我才发现自己把外套射得整件都是精液…小菲姊根本没帮我挡的意思…等到我好不容易把精液清得差不多,电影已经散场了——-」

  「哈哈哈哈哈,白癡.」俊伟笑得前仰后合。

  「外套跟泡过水一样,我浑身发抖找到小菲姊,她就叫我快点回家换衣服,她要去买戒指了。超干————害我回家还是只能看那一片打手枪。」

  「哈哈哈哈,至少人家有帮你打手枪,没跟你收钱啊。」

  「哼——」

  「我们回来啰!圣凯,吃过饭了没?」声音从门外响起,正是他们在讨论的小菲。

  「哈,小菲姊回来了。不聊啦,交付的事情我会搞定的。」

  一个妙龄女郎走到俊伟身边,将一袋盐酥鸡放在俊伟的电脑桌上:「是谁啊?在聊我?」

  「哈,是阿银啊,他在跟我说你跟他约会只肯帮他打手枪的故事。」

  小菲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轻拍了俊伟一下:「要死喔讲那么大声!家华跟我一起回来的耶。」

  家华是小菲的未婚夫,也是俊伟跟小菲的房东。是个家产颇丰的二世祖,继承双亡父母的房地产当包租公,女人的理想饭票。

  确认老公没跟进来,小菲笑着对电话那头说:「只是吃个饭看电影就想干我?小朋友你也想太多了吧,我的价码很高的!」

  「嘻,有多高?」俊伟探手抓住小菲的胸部,隔着毛衣揉起她的奶:「都过发育期那么久了,小菲姊的奶子怎么好像又长大了?」俊伟顺手挂上电话,接着立刻用FACETIME播给阿银。

  「讨厌,人家是拿盐酥鸡来给你吃,不是来给你吃的。」小菲娇嗔。

  「还不都一样?总之就是送上门来给我吃嘛!」俊伟把手机对准小菲,撩起她上衣,露出她的粉色奶罩和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

  「嘻,讨厌,家华在等我回去看照片啦。」说归说,小菲没有任何抗拒的动作,甚至还对着镜头搔首弄姿起来,这时阿银吞口水的声音大到整个房间都听得见。

  伟把手伸进乳罩里搓揉,小菲轻轻地发出娇喘声:「嗄——嗄——俊伟你的手好冰。」

  「是啊,刚握着手机讲电话太久,手都冷冻了,刚好让小菲姊的奶子替我暖手。」

  「好——好舒服喔。」俊伟手法娴熟,轻轻地握着乳房搓揉,不轻不重地触碰乳尖。对眼前这名女子的身体,他是太熟悉了,很快就能对症下药,让她进入发情的状态。

  「脱——脱——快把奶罩脱掉啊!」阿银在手机那端大喊。

  「你拿一下手机。」俊伟把手机递给小菲,小菲握着手机,像在自拍似的高举在空中——但她只对着脸拍。

  「吼!小菲姊!别——别闹啦,我裤子都脱了!」阿银惨呼。

  「嘻嘻,我的脸不好看吗?」小菲对着镜头眨眼。

  这边俊伟已经解开小菲的胸罩,随手抛掉,阿银的画面刚好能看见一闪而逝的粉色奶罩。

  「吼——吼——小——小菲姊——小菲姊姊,你、你行行好,镜头往下一点啦。」小萤幕里阿银握着自己硬梆梆的肉棒,搓也不是,不搓也不是。

  「才不要咧,你个小色鬼!」小菲对着镜头吐舌头:「啊——啊——俊伟你吸得人家好爽——嗯嗯——嗯——」小菲双颊潮红、低声呻吟,俊伟则是啧啧有声地啜着奶子。

  但阿银的画面只能看见媚眼半闭的小菲,两颊飞红、皱眉喘息。阿银都快急疯了!恨不得立刻下楼飙车到内湖现场观看。但这太不实际,他也实在忍无可忍,只好含泪搓起硬到发疼的肉棒。幸亏小菲就算只露脸,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美人,看着这样的美人星眸半闭、娇喘连连,不用猜都能知道她在做什么,还是具有非常高的观赏性。

  「噗——急色鬼,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好啦!记得不能录影唷!」小菲拿着手机向下拍,从侧面让阿银看见自己被俊伟含在嘴里的巨乳。

  「我哪有时间录影啊拜託!」阿银心想,但他可没空说话,因为他都快把自己搓到破皮了。

  「嗯嗯——讨厌,你又在看A片喔?这是谁啊?」小菲把手机放在电脑桌上,想找个好位置固定,省得要拿在手上那么麻烦。

  「新人。」俊伟简短表示,因为他知道时间不多,家华随时可能来找自己的未婚妻——但这也同时是这状况下的强大兴奋剂。

  「哼哼——胸部倒是挺大的嘛!脸蛋就不怎么样了。」小菲任由俊伟剥光自己的下半身,顺手也替他脱掉了上衣,露出他精壮的六块肌。

  「啊啊——讨厌,怎么这样就插进来了——嗯——你说,我比较漂亮还是这女优漂亮?」小菲爱不释手地抚摸俊伟的肌肉,配合地摇动身躯。

  「这世界上还有比小菲姊漂亮的女人吗?别开玩笑了。」俊伟抱起小菲,随手把餐桌上的东西都扫开,让她平躺在餐桌上,握着两条腿干了进去。

  「啊——啊——好、好爽——」小菲摀住嘴巴,担心自己的淫叫声外泄。

  「小菲姊,你进来之后有锁门吗?」俊伟咬着她的耳朵,用力猛干。

  「啊-啊——好——好像——好像没有,人家怎-怎知道进来就出不去了!

  你快去锁门。」

  「好!」俊伟答应一声,却不是把肉棒抽出来,而是将小菲翻转过来,抵着她的小穴,就这样四脚兽型态走到门边。

  小菲被干得只能压低声音,哪有力气反抗这肌肉男?一路被架到门边,俊伟手一松,小菲整个人就这样趴在门上。

  「喏,你看看,姊夫有来找你吗?」俊伟把小菲的两手反剪在屁股上,抵着她的翘臀前后抽插。

  「嗯——应、应该没有——啊——啊——好舒服喔——好爽——不、不要太

  ∶喔。」小菲把眼睛贴在鹰眼上,观察门外的动静。

  「嘿,这我可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一向持久。」俊伟拿着刚才顺手带过来的手机,学宇都宫紫苑那部A片,从后方让阿银饱览小菲摇晃的美乳。阿银这时只懂得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噗,那你就久一点吧——啊——嗯——没、没关系——反、反正家华一直知道我们『姊弟』很有话聊。嗯——嗯——」小菲轻轻地呻吟。

  「他难道都没有起疑过吗?你三天两头往我房间跑,他都不觉得很奇怪?」

  「嘻,我也不知道,他大多数时间在玩什么英雄联盟,每次只要开始玩,就算我脱光在他面前,他也要等到打完那场才会跑来求我再脱光一次。而且啊——」

  「而且什么?」俊伟好奇地停下抽插。

  「讨厌,不要停下来啦!」小菲扭着屁股:「而且啊——我觉得他根本不在乎,甚至心中很希望我们真的有什么咧。」

  「为什么?」俊伟大感兴奋,抽插的速度渐渐加快。

  「因为他跟你一样是个大色鬼啊,虽然性能力普通,但脑子里的坏思想可没比你少到哪去!没事就要我角色扮演,偶尔干我时还试探我喜不喜欢肌肉男啊、小时候有没有跟你这弟弟一起脱光光洗澡过啊、长大一起睡觉过啊之类的。根本和你一样变态嘛!」

  「真的假的!」俊伟兴奋到肉棒超硬,阿银更是大喊一声:「屁啦!」接着无声无息,八成是射精了。俊伟随手抛掉手机,抱着小菲的屁股加速猛干:「嘿!结果你跟他说什么?」

  「噢——当、当然——当然是顺着他的话讲啰,就说些我们一起睡觉过啊、

  被你的肉棒顶过啊、你小时候就有大——啊——啊——大鸡鸡啊——嗯——啊-

  -啊——-啊——-好——-好爽——-」

  「然后咧!」俊伟听得简直精关失守,两眼发光急忙追问。

  「然——然后就——就每次只要我说我曾经跟你洗澡过啊,或者说你来我房间我都没穿胸罩啊,他就会特——特别兴奋——那天就会射特别多。我看他大概很想亲眼看到你干我喔!」

  「喔喔喔——小菲姊,我忍不住了!」俊伟抱紧小菲的屁股,做最后的冲刺。

  「啊——啊——别、别射在里面——射、射嘴里。」

  伟猛地拔出肉棒,小菲连忙转过身蹲下,张口接住伟浓浓的精液。

  伟抽了几张卫生纸,让小菲把精液吐出来。小菲夹了几块盐酥鸡和九层塔放进嘴哩、整理好衣服,接着对俊伟眨眨眼:「晚上见啰。」

  (2)组织规章

  ﹏﹏﹏﹏﹏﹏﹏﹏﹏﹏﹏﹏﹏﹏﹏﹏﹏﹏﹏﹏﹏﹏﹏﹏﹏﹏﹏﹏﹏

  我们是潜伏在阴影中的猎人,我们是优雅的狩猎者

  我们拯救在欲海中浮沉的男男女女

  我们供其所求

  欢迎来到影猎者官网,您的身分是猎人距离您下次的交付期限,还有9天

  组织守则:

  一、严禁以任何形式对非组织成员泄漏组织的相关讯息

  *组织成员定义:猎人、玩具、行动后勤、委託人

  二、禁止在网站上以任何手段透露个人、他人之基本资料

  *组织内部一律使用代称

  三、禁止经手任何未成年目标

  *猎人不得狩猎未成年目标、委託人不得下单未成年目标

  后勤组不可提供未成年讯息、处理未成年目标资料

  组织架构:

  (以下内容请提升您的信用评级方可观看)

  >>点击此处阅览猎人守则及本季委託清单

  ﹋﹋﹋﹋﹋﹋﹋﹋﹋﹋﹋﹋﹋﹋﹋﹋﹋﹋﹋﹋﹋﹋﹋﹋﹋﹋﹋﹋﹋

  「咻!」浏览器一闪而逝,原本黑底白字的网页瞬间换成了Google首页。

  「啊!抱歉,我只是想起来拿杯水。」小菲吐舌。

  「没关系。」俊伟放开滑鼠,转过身来面对小菲,她这时穿着紧身的无袖上衣,胀鼓鼓的胸部衬得腰肢看起来更显纤瘦。

  伟目不转睛地盯着仰头喝水的小菲,彷彿她此时一丝不挂似的。

  「看什么?呆子。」小菲抹掉嘴边的水渍,笑望着他。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为什么那摄影机这么烦人,你不也是猎人吗?侦测到你出现应该没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啦!」小菲拎着杯子,挨入俊伟的怀里:「每个人的帐号都多少带有些个资,而且摄影机可以同时控管你上网的地点、时间、次数,来保障安全性。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对『上面』来说控管就简单多了。」

  「这样很麻烦耶,每次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能做事了。」俊伟摩娑着她裸露的粉臂,感受她滑嫩又充满弹性的肌肤。

  「还好啦,安全第一啰。而且组织应该也很不乐见我们俩现在这种关系。」

  「什么关系?」俊伟坏笑,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讨厌,刚刚才做过一次,休息一下好吗?」小菲娇嗔一声,却没有把俊伟作怪的大手推开。

  「我不累啊,多做几次也没问题。」俊伟把手伸进小菲的衣服里,开始抓揉她丰满的巨乳。

  「嗯——嗯——你不累人家会累啊。家华等等打完电动说不定也要讨呢!今天别再做啦,乖,跟我说你在烦什么?你不是都没在看猎人网站的吗?」

  「唉…就今天阿银打来说我的交付期限要到啦。我想说看一下组织规范,免得我晚上跑去猎个夜店妹结果违规,到时就惨了。」

  「都三个月了你现在才看组织规范?」小菲惊呼。

  「哎哟,我开电脑就只想看A片嘛!那登入那么麻烦,要密码验证、要视网膜验证,萤幕可视范围内还不能有第二组眼球资料。麻烦死了!我想说有空再看就好啦。」

  「你喔——真是给你打败了。」小菲敲了他的头一下:「所以你打算猎个夜店妹?不怕宇豪哥刮你一顿吗?」

  「夜店妹我猎过好几个了啦,只是都没有拍成影片而已。总觉得不满意。」

  伟双手遮脸,语气充满困扰。

  「别说你不满意,夜店那么多见光死的小妹妹,拿去交付保证你被笑半年。

  肥仔义肯定是第一个,说不定还会拍个『夜店无双』什么的来笑你咧。」

  「有这种事?『夜店无双』是啥鬼?」

  「呵,就那些老屁股猎人打击新人特别拍的片。像之前有一个新人跑去夜店门口『捡屍体』,就被前段班的猎人找了自己两个玩具演『逆捡屍』,猎人自己趴在夜店门口给两个玩具抬到旅馆做爱。那两个玩具从脸蛋到身材都大胜新人捡的夜店妹,结局当然就是新人出道片的点击率惨不忍睹啰。」

  「哇咧,为啥要这样啊?前辈都这样对待新人的吗?」

  「哈哈,大家是同事也是竞争对手啊。猎人如果连续三季点击率都排在倒数三名,就会被踢到后勤组去了。」

  「奇怪了,你也只比我早一两个月当猎人,怎么知道这么多?」

  「嘻,我人缘好啊。」

  「人缘好?我看应该是身材好吧?」俊伟猛地偷袭小菲,两手都窜进她衣服里,把两粒大奶搓圆捏扁:「说!你后来是不是还有跟阿义哥打过炮?」

  「哦——嗯——」小菲轻轻喘息:「哼,你管我。你是我老公吗?」小菲娇笑着说。

  「你老公管得住你吗?哈哈!」俊伟怀抱着这性感妖娆,裤裆里的怪物早勃然胀大,挺腰就顶了小菲两下。

  「管不住!」小菲满脸正经的回答,接着又露出笑脸:「但人家今天真的不能再陪你啦,我该回去了。」说着轻轻挣脱俊伟,站起身来。

  「唉,这么晚了,好吧。」俊伟抬头看时间,已经11点了:「所以夜店妹行不通,那该怎么办啊?」

  「夜店妹不是行不通,是你不能在昏暗的夜店里挑妹,又把她拖到光线底下原形毕露。除非你戴着夜视镜去挑吧!哈哈。」

  「那我去哪找正妹来拍啊——」俊伟颓丧地说。

  「嘻,可惜我也是猎人,不方便曝光我们的关系,不然你就可以拍我这个大正妹跟老公做爱了。」小菲眨眨眼,换个甜腻的语调:「人家今天要穿高中制服和老公爱爱唷。」

  「咦?拍别人也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影片只要是原创的,主角是谁无所谓;时间超过三分钟,再长也无所谓。其他的东西都是交给点击率在评断,有人用480P画质也可以拿下单月第一呢!」

  「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交付一定要拍得像A片一样呢。」

  「谁给你的观念啊!你都没有看其他人的交付吼?」小菲又敲了他的头一下。

  「因为上次我们架了那么多灯架、摄影机,还找了那么多『演员』干你六个小时!也才第一名一个月就被刷下来了。」

  小菲脸一红,打了俊伟一下:「还敢说!那部片点击率会后继无力,是因为我不能露脸啊,阿银把我的脸打上马赛克,整部片只有你露脸演出,当然点击率就差了点啰。不过宇豪哥每一部都是那样的标准没错,所以他才会是前三名嘛!」

  「哼哼,反正我就是天真才会想跟宇豪哥、阿义哥一样等级嘛!」

  小菲姊俯身吻了俊伟的唇:「呆子,你今天怎么那么多醋好吃啊?宇豪哥是厉害的大前辈,我很尊敬他,但他可没有每天干我。而且实际上,百货公司那件事之后他也没再碰过我了。肥仔义每天都会寄一封讯息邀我做爱,我每次都说我要上班陪老公,因为我的老公喜欢边画设计图边让我吹喇叭,我没空陪他打炮。」

  家华的职业是家里蹲的包租公,俊伟则是电机系的高材生,哪一个人会需要画设计图、哪一个人是小菲说的「老公」,答案俊伟心知肚明,更别说他确实常常要求小菲在他画电路板图样的时候帮他吹喇叭,因为他觉得这样比较不无聊。

  「小菲姊…」俊伟有点后悔自己没来由的酸小菲了。

  「你想要在哪边做我都配合、你想要阿银跟你一起干我我也配合。要不是你要求,阿银才没那个资格碰我呢!」

  「小菲姊…对不起啦。」俊伟伸手轻抚小菲的脸。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想跟你说,你怎么生气、心烦都没有关系,但不用跟别的男人吃醋,我汪颖涵说过是你一辈子的女人,就是一辈子的女人。你要我当荡妇我就是荡妇,你要我当你的贤妻良母,我就现在去跟家华说分手。」

  「是我错了嘛!我心里烦,你别跟我计较嘛!」俊伟一把将小菲搂进怀里,恣意爱抚。他有点感动,虽然自己对小菲也是差不多的心态,毕竟她是第一个发掘自己的「特长」,也是除了母亲之外第一个无条件对他好的女人;但男人这种下体思考的动物,总不像女人那么细腻,比起疼爱小菲,俊伟更多时间还是耽溺在她完美的肉体上。

  小菲「嘤咛」一声,从俊伟的长吻脱身:「好啦,总之你好好选择目标吧。

  ⊥算不能像宇豪哥那样高水准,至少也要拿个七八名,否则宇豪哥推荐你的脸就丢大了。」

  「小菲姊都第几名啊?」俊伟又吻了她一口。

  「嘻,第一名。我是新一代的前三把交椅喔!呵呵——新面孔比较有优势啦,何况我是组织仅有的三个女猎人之一。」

  「第一名————」俊伟觉得压力更大了。

  「哎哟,别这么意志消沉嘛!好吧,我帮你打起精神来。」小菲坐在俊伟怀里,就这么掏掏摸摸地,把手伸进他裤裆中:「嘻,真的意志消沉喔?美女在你怀里竟然没有勃起!」

  「嘿——」小菲挣脱下地,一口气把俊伟的长裤脱到膝盖上,两手握住肉棒开始套弄。

  「哦————小菲姊,你手好冰——好爽。」俊伟舒服地呻吟。

  「嘻,天气冷嘛!那我用暖一点。」说着,小菲樱唇轻启,张口将俊伟的阳具含进嘴里。

  「哦——————-」俊伟长叹一声。连组织第三把交椅、阅女无数的宇豪哥都讚美的口技,让俊伟雄壮的肉棒迅速勃起。

  伟除了拥有能刺激女性发情的神奇费洛蒙之外,还有一根男人艳羨、女人崇拜的巨炮,足足有25公分长,也没有西方人那样徒具长度没有硬度的问题,他的肉棒无论长度、硬度、宽度,都是一等一的女人征服者。

  完全勃起的俊伟让小菲含得非常辛苦,但她和这只肉棒已有很多「战斗经验」,於是驾轻就熟地一手握住阴茎根部、一手揉着睾丸。握着阴茎根部的手作为吞吐阴茎的缓冲,使得每次吞入都能让俊伟触碰到喉咙、却不至於使小菲作呕;

  搓揉睾丸的手则刺激俊伟更加敏感,冰冷的手指和热烫的阴囊接触,使俊伟的感官提升到极限。

  小菲边把满嘴口水涂上肉棒,仍不忘媚眼如丝地盯着俊伟的表情变化。欣赏受她口技服务的男人表情,是她最大的满足感来源。这是两人配合已久、爽度最高的口交技巧,俊伟眼看着小菲淫荡无比的表情,很快就来到高潮,几近喷射边缘!

  「圣凯!圣凯啊!你姊有在你房间吗?」家华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接着就是转动门把的声音!

  「靠!」俊伟一阵心慌,肉棒又正在喷发边缘,听见房东姊夫转门把的声音,竟一个不小心就全射进小菲嘴哩!

  小菲张口把精液全含在口中,不慌不忙地抓起扔在床上的外套,一个闪身就躲进了浴室。

  小菲前脚刚闪进浴室,家华就走到了书房。

  「咦?颖涵不在这里吗?你有看见她吗?」俊伟急急忙忙穿裤子的动作没逃过家华的眼睛,但他却视若无睹。

  「没、没有耶。啊,她吃完饭有来过,后来说要去买东西就走了。」

  「是喔——」家华一屁股坐在床上:「我还以为她有婚前恐惧症,会赖在你这里不走呢。」

  「哈!没有啦,表姊超开心要嫁给你的啊,怎么会恐惧?她应该是去买零食吧。」

  伟、小菲都是影猎者内他们使用的代号。小菲的本名叫做汪颖涵,俊伟则是因为本名「俊伟」在三个月前那场事件中被小菲曝光,后来正式加入组织后,为了遵行组织规范,只好反过来把本名改成「李圣凯」。而他们两个非但不是表亲,连血缘关系都没有,只是另一场将错就错的骗局。

  「好吧,那我回家等她好了。」家华拍拍屁股起身:「嘿!你刚才在打枪吼?最近有什么新片吗?」

  家华和俊伟有个共同嗜好,这也是他们「表舅子、表姊夫」之间最大的共同话题——看A片、收藏女优。

  「有一个新人,叫做宇都宫紫苑。」说到A片,俊伟刚被吓掉的三魂七魄瞬间归位,兴高采烈地点击桌面上的影片,分享给家华欣赏。

  「喔喔喔!哇靠,奶子超大的啦,脸蛋又正。」家华两眼放光地盯着萤幕,俊伟则看见小菲蹑手蹑脚地从厕所走出来,穿过客厅时还向他做个了鬼脸、指着自己的舌头。俊伟从她的嘴型看出来她说:「你害我吞下去了!」

  伟不禁莞尔,家华此时注意到他笑容,奇怪地看着他。俊伟连忙补救、分散他的注意力:「啊,姊夫,我把这片放到随身碟让你带回去看好了?」

  「好啊好啊。」家华注意力又回到萤幕上那个巨乳女优,嘿嘿淫笑。

  伟低头找随身碟的时候,家华忽然问:「欸,俊伟啊,你喜欢哪种女生啊?怎么都没看你带过女朋友回家?」

  伟脑中灵光一闪,促狭地笑着说:「当然是漂亮身材又好的女生啰。」

  「你这样说了等於没说嘛!形容一下长相身材,我跟你姊也方便帮你介绍啊,你长这么帅,不带个女人在旁边会被误会成GAY的!」

  「长相喔——就长长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小小的脸蛋,最重要的就是嘴唇!嘴唇一定要有唇珠,跟韩国人整形范例一样,要微微上翘、两片嘴唇不多不少的突出。身材嘛——当然是胸部越大越好!但重点其实是形状,半球形的奶子我最喜欢了。身高没有关系,但比例一定要好,腰细腿长,胸部看起来就会更大。」

  伟形容的正是小菲的外貌,要真问俊伟喜欢怎样的女生,他可能一时间也无法描述出来,但他此时想到的是小菲下午曾说过:家华老爱意淫他们「姊弟」

  乱伦,因时趁便,顺口就加强了他的联想——嘿,今晚小菲姊八成会被家华干死吧。

  「对对对!这种长相我也超喜欢啊,咦?你姊不就长这样吗?」

  「你还跟我装傻啊你……」俊伟心想,顺口答道:「是吗?我倒没注意耶!

  那大概我和表姊相处太久了,不自觉把理想对象跟她重叠了吧。」

  「嘿——那你——你有没有想过跟你表姊——」

  哇靠!这也太露骨直接了吧?正当俊伟犹豫着该不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时,小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圣凯,你有没有看见你姊夫啊?这么晚了上哪去啦?」

  「表姊来千里寻夫啦!你们夫妻俩怎么找人都到我房间啊?」俊伟故作姿态地拉开门,让小菲进来。

  「啊!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怕你拍了一整天婚纱太累,想说买个消夜让你吃,先补充一下体力。结果你竟然不在家里!」小菲语带双关地对家华眨眨眼,房内两个色胚男人哪还不懂她的意思?

  家华闻言大笑,反手搂着小菲往门外走去:「走,我们回家补充体力!」

  「别累坏啰!」俊伟也促狭地回应,甚至趁家华不注意,偷捏了小菲的屁股一把。小菲娇媚地回头瞪他一眼,被老公挨挨碰碰地带回家去了。

  「忘了说最最重要的。我喜欢女人可以听从我的指令,给任何男人爽。」俊伟淫笑着低语,他要去打开正对着家华大床的闭路摄影机了。

  (待续)

  [本帖最后由艾尔梅瑞于编辑]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金币+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xsw.com/renqi/1225/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