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情妖】第十五章——不断受挫的程庭树、四处作妖的徐道士,以及诡异莫测的险境(长篇剧情、后宫、乱伦、系统、催眠)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0/3/6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225

***********************************

      大家好啊,作者君带着新的一章来了。

      家里人给我在衙门里谋了个差事,等我正式上班的时候,可能就没有这么快
的频率了。所以今天加更一章。

      嗯,发现写长篇不带肉戏的剧情,点赞和爱心的数量都有些减少,以后还是
走剧情和肉戏混合的路数吧。不过有些地图开在深山老林,又类似大逃杀环境,
想来这种情况,没有谁会想到啪啪啪吧……所以还是吃了题材的亏。

      说起来这个副本虽说难度低,但是对男主来说,非常重要,所以估计还得写
好几章,估计也没想到有肉戏……下一个主线故事,还是写夜王组织吧,放在都
市好写肉戏。

***********************************

    第十五章  不断受挫的程庭树、四处作妖的徐道士,以及诡异莫测的险境

      「血月当空!」程庭树瞳孔一缩,他缓缓地看着不断晃动的铜铃,那是用来
感应阴气的法器。现在铜铃急促的晃动,说明有大量的阴气来袭,恐怕最紧张的
时刻来临了!

      「灵眼,开!」程庭树双手结剑指,朝着眉心一拂,他只觉得双眼一热,顿
时绽放出青色的异芒。而这一幕也被诸多惊醒过来的游客看到,那些游客先是看
到满天血光,血月高悬的诡异场景,他们非但不惧,反而仿佛看到了什么神奇的
景观,七嘴八舌地交流着。

      「我去,难道我还没睡醒?我咋看到那小子眼里发青光?」一个农民工拍了
拍身旁同伴,兴奋地说道。

      而另一个农民工却打着哈欠,不耐烦地说道:「我看你是睡魔怔了,哪来的
……卧槽,外面这是什么情况?」

      马兵却安抚住自己的手下,那些学生基本都是周围几个学校的混混,算是他
一派的。所以那些学生虽说不断交头接耳,可是却大体安稳,没有什么躁动。

      倒是徐道士看到程庭树打开灵眼,顿时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仿佛自己的风
头被人所抢。

      而处于焦点中心的程庭树,却没有心情关心那些,他想要看清血月究竟是什
么情况。可是事与愿违,即使打开了灵眼,程庭树依然没有看到什么端倪,周围
除了大量聚集的阴气,连个孤魂野鬼都没有,诡异得可怕。

      「见鬼了!」程庭树暗道一声。

      而徐道士见他这副模样,当即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猩红的满月只是出现片刻,然后便被乌云遮蔽,等到再度出现时,已经恢复
了正常的模样。可是刚才那种血光充斥整个世界的诡异,却让看到的人都记忆犹
新。

      「呃……呃……」就在众人还沉浸在血月的诡异场面时,一阵类似老人咳痰
的声音,自通铺某卷被子里传来。程庭树转头看去,却见一位民工正侧着身体,
依然躺卧在被子里,那阵类似老人咳痰的声音,便是从他嘴里发出的。

      众人起身造成了吵闹的声音,程庭树的铜铃晃动也非常刺耳,可是那人却依
然安睡,光是这点就很古怪。

      而程庭树听到这阵类似老人咳痰般的怪音,更是瞳孔一缩,他立刻意识到,
那是传说中的殄语。

      并不是所有的鬼魂都可以和活人交流,一些道行低微的野鬼靠近某个阳气充
足的活人,很有可能被对方的阳气给冲散魂魄。曾经有术道高手为了了解野鬼或
者普通鬼魂的话语,潜心专研三十年,创造出了一套可以与鬼魂交流的殄语,以
及一套可以写给鬼魂看得文字——殄文。

      只是殄语晦涩难懂,极为偏门,而且后来术士已经不在乎和普通鬼魂交流,
都热衷于斩杀恶鬼,积累功勋。而鬼魂们在与人类接触之后,也会逐渐悟出如何
说出生前语言的本事。所以这殄语早就濒临失传。

      其实一开始瘸腿乞丐教程庭树殄语时,他还以为有多神奇,结果那殄语说起
来,简直如同老人带着痰音的咳嗽。不过程庭树还是天赋异禀,不到半个多月,
便已经知晓大部分常用音。

      辛老头显然也是知道所谓殄语,他连忙趿拉着鞋跑到通铺边缘,看了看那面
色铁青,两眼翻白的民工,对程庭树说道:「小友,你会不会殄语,老头子我听
得懂,说不出来!」

      程庭树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会。」

      「那就请赶紧的吧!」辛老头伸手说道。

      而慢了一步的徐道士却面色更加难看,眉宇间更是有了一抹煞气。得亏程庭
树是个学生,他不好直接开口。

      程庭树清了清嗓子,然后发出一阵类似老人咳痰的声音,开始说起殄语。

      「这位大仙来自何处,有主无主?」

      可是那躺在通铺上的民工,飞快地说了一连串的殄语。程庭树顿时愣在了,
对方的话大意是他是黑龙寨的人,你们有人落在我手上,想要赎他们回来,就必
须准备钱粮!

      「这鬼真的是黑龙寨的人,黑龙寨不应该早就被官兵剿灭了?而且鬼魂进屋
抓人,屋内三个术士居然没一个察觉的?」程庭树心里狐疑,却没有说出,他将
刚才说的告诉了辛老头。

      辛老头一听,顿时喊道:「快点人数,看看少了谁!」

      众人也有些面色苍白,他们互视一眼,开始有些慌张地盘点起来,折腾了好
一阵,才有个民工磕巴地说道:「朱二胜他们……他们不见了!少了三个人!」

      辛老头面色一变,低声问道:「小友,你继续问问,看能不能问出什么。」

      程庭树也只得硬着头皮问道:「朋友想要多少?」

      那民工沉默了片刻,说道:「白银一百两,大米五百斤!」

      程庭树犹豫了片刻,常年节俭惯了养成的砍价习惯,竟让他顺口说道:「能
不能少要点。」

      这句话一出口,程庭树就后悔了,要是刚才那讨价还价激怒了恶鬼,搞不好
会直接开战。

      可是那民工却说道:「可以少点,但也少不了多少!」

      程庭树又是一愣,他思索片刻,说道:「朋友价格可以商量,你如果多让一
些,我可以私下给你好处费!」

      那民工阴阴一笑,正要说些什么,却忽然浑身抽搐,脑袋一歪,两眼翻白,
口吐白沫地躺在通铺不动。

      辛老头连忙跑过去掐人中,搭脉搏,过了一分钟,那民工悠悠转醒。辛老头
翻身下铺,对着程庭树说道:「小友帮我在这里照看一二,我去厨房熬姜汤。」

      程庭树当然知道被鬼魂附体的人,必须要喝一些御寒之物,否则阴气入体,
轻则浑身疼痛,重则大病一场。他点点头,辛老头便钻进厨房,开始熬姜汤。而
程庭树注意到,徐道士刚才纵身离开了房间,现在又面无表情地回来,他恐怕是
没有抓到鬼魂,否则以他表现出来的性格,肯定早就大张旗鼓地吹嘘起来。

      这时盛依依靠了过来,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程庭树眉头大皱,反问道:
「你确定吗?」

      「起码八成把握!」盛依依肯定道。

      程庭树摸着下巴,看向那刚刚苏醒,目光呆滞的民工,脑中却在思考什么。

      这次旅游撇去业元魁他们,民工那边总共是十五人,学生这边除去程庭树和
盛依依之外,则是十二人。还有辛老头和导游小贾两个度假别墅的员工,业元魁
那边,除去他本人和徐道士,一共八名保镖。现在失踪了三人。

      「要大米还好说,厨房里还有剩下的。这白银上哪儿弄去?这里也没有纸钱
和元宝啊!」程庭树还在头疼时,他忽然看到有个民工为了缓解紧张,从口袋取
出一盒烟,正准备抽一支。他顿时眼前一亮,说道:「各位,带烟的麻烦把里面
的锡纸都拿出来。」

      对于鬼魂而言,真金白银反而没用,它们需要的是锡纸叠成的元宝和白事用
的纸钱。而烟盒里的锡纸正好可以拿来应急。

      幸好在场的民工大多都会抽烟,程庭树从烟盒里得到了不少金银色的锡纸,
他想着老家那些老嫂子老太太的手法,将那些银色锡纸叠成元宝,而金色的先放
起来,毕竟对方只要了白银。待到一切做好后,程庭树又让辛老头从电饭锅里取
了一大碗米饭,他割开手指,将鲜血浇在米饭上,本来浇鸡血做成血食,但是现
在显然没有条件,只好拿他的血代替了。

      程庭树将血饭端到门口,又将十几个元宝放在碗边,他关上门,然后掏出一
道灵符,用真气点燃,朝着外面一丢,顿时一道金光划破天际,只是其像烟花一
样,片刻便化为湮灭。

      那一道符名为显阳符,没有什么实际杀伤力,在术道之中类似照明弹。通常
来说,是用来联络的。而程庭树之所以用这道符,就是为通知对方来拿钱拿粮。

      说起来程庭树一度以为术士是很潇洒的事情,可是当他真正踏入术道时,才
发现术士其实极度烧钱。且不说各种法器都价值不菲,便是最基础的灵符,不管
是商城还是现实中,也不是老天爷白给。画符用的黄纸和朱砂还好说,但是画符
的笔却是要专门的符笔,在系统里,一百二十道黄纸才100情欲点,而一杆符
笔却直接要500情欲点。

      本来程庭树是想要自己做杆符笔,但显然他的道行还不够,只能从商城里兑
换。他早就知道这次的旅游恐怕不会简单,于是特地提前画了不少灵符。

      在普通人看来,术士画符跟凡人喝水一样容易,实际上画符非常消耗精力,
而且考验心境。除非是出身道门三大符箓宗的高手,否则真没几个术士敢夸口,
能够随手画出灵符。

      而瘸腿乞丐曾经说过,从符箓一道出现,到现在总共出现过三千多种灵符,
而存世的大概就剩三百多种,常用的就更少了。虽说术道常有高手创新,可是创
新的速度却远远比不上失传的速度。

      为了训练程庭树的符箓,瘸腿乞丐曾经专门花了一个下午,为他讲解绘制灵
符的各种细节和要点。饶是程庭树天赋异禀,可从系统兑换的一百二十道灵符,
也因为绘制失败而报销了八十多道。

      随着显阳符的光耀散去,外面忽然平地刮起一阵旋风,那风声凄厉可怖,仿
若女子哀泣,又似婴儿啼哭。透过窗户,程庭树看到原本被鲜血浸透的米饭,正
在逐渐变淡,就像有人蹲在旁边大口舔舐着。而那十二个元宝也倏然燃起绿焰,
片刻间便烧成一堆纸灰,被那旋风卷入其中,消失在远处。

      程庭树坐回通铺边缘,默默地等待着对方回应,过了大概五分钟,大门忽然
响起了三声敲门音。程庭树立刻跳下来,打开门一看,血饭和元宝全都不见,可
是那盛放血饭的大碗里,却盛放着一根血淋淋的手指!

      「怎么回事,明明按照规矩办的,咋还砍了人一根手指?」辛老头凑过来,
面色难看地说道。

      程庭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一系列举措都是按照瘸腿乞丐教的去办的,可
是为什么对方要砍了人质一根手指?按理说只有没按土匪或者劫匪的要求去做,
对方才会伤害人质,哪怕程庭树没有和土匪打过交道,可是看了那么多警匪片和
相关纪录片,他也知道,只有在土匪发现苦主报警或者迟迟不交赎金时,才会先
斩人质一根手指或者耳朵,作为警告。

      这时徐道士忽然阴阳怪气地说道:「这年轻人啊,最忌讳不懂装懂了。要是
听错了什么,没让对方满意,就会导致对方痛下杀手。更何况对方是恶鬼,恶鬼
可是没什么规矩的……」

      「够了,你个牛鼻子,再他妈的胡咧咧,信不信我扇你的嘴?」

      出乎意料的是,抢先为程庭树说话的,不是盛依依,也不是辛老头,居然是
那个只有数面之缘的马兵。

      徐道士也没有想到有人会为程庭树声援,不过他到底是老江湖,眼珠一转,
冷笑道:「哎哟,现在这世道,好人不能做啊!贫道只是不想看到大家被某些信
口雌黄的小屁孩给骗了,平白送了性命!」

      「你!」马兵见对方没有理会自己,脸上顿时涨红起来。

      可是徐道士却轻蔑一笑道:「诸位,贫道这人别的不行,就是心善。天亮之
前,想要活命的人,都可以往贫道这边来。贫道可以保你们一命。」

      魏子云却是微微蹙额,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业元魁拦住,后者轻轻摇头,示
意不要轻举妄动。

      不得不说比起察言观色,蛊惑人心,程庭树的火候还不够,徐道士的几句挑
拨,就让大部分民工都面色一变,很多人已经朝着徐道士那边走去。就连那群混
混学生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对。要不是马兵不断出面安抚,恐怕也有一些跟着
民工都走了。

      毕竟在他们眼里,表面上仙风道骨的徐道士要比嘴上没毛的程庭树要靠谱,
更何况程庭树刚才的举动还似乎惹怒了恶鬼。

      辛老头见众人都惴惴不安,只得高声说道:「大家把所有灯都亮起来,撑到
天亮,谁也不许出门,等到太阳出来,我们就安全了!」

      其实不用吩咐,早就有人将房舍里所有电灯都点亮了,哪怕只是心理作用,
可是灯光却可以给他们安慰和信心。

      辛老头忽然凑了过来,低声问道:「小友,我觉得你办得没错啊,怎么对方
就忽然伤人了呢?」

      这点程庭树也是大惑不解,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只得说道:「只能再试一次
了。」

      话音未落,程庭树取出身上的金色锡纸,叠成了十二个元宝,为了显示己方
的歉意,他特地从商城里花了300情欲点,兑换了三根安魂香。这种特殊的香
对于鬼魂来说,简直是大补。

      程庭树将金元宝放在门前,然后把安魂香点燃,恭恭敬敬地插在元宝中间。
紧接着他再度抛出一道显阳符,便关上了大门。外面旋风声再起,只是这次却仿
佛凶兽怒号,仿佛被程庭树给激怒。

      程庭树还在思索间,门外忽然响起了几记敲门声,这次与其说敲门,不如说
是砸门。就像是有人发怒,想要把门给拆了!

      程庭树猛地拉开大门,那阵敲门声戛然而止,那些金元宝全都化为纸灰,唯
独那三根安魂香烧到一半,便直接被折断。在术士眼里,这代表恶鬼不肯接受道
歉。更要命的是,在三根安魂香后面,还放着三只血淋淋的手掌!

      靠得最近的辛老头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大部分人都围拢过来,看到那三只断
手,顿时炸开了锅!他们纷纷往后躲,恨不得塞进墙里。此时在程庭树身边的,
除了寸步不离的盛依依,就剩下辛老头、马兵和他手下几个胆大的混混。

      「怎么又错了?」辛老头也有些面色难看。

      程庭树两次操作造成惨剧,他却没有说话,他抓起那三只断手,却发现那三
只手应该出自三个不同的人。三只断手都是被快刀瞬间斩下,切口光滑,虽说还
在流血,可也只剩一点点滴落的血珠。

      「不对,这手应该是我第二次烧元宝之前就被砍下来了,恶鬼根本没有拿钱
的意思!」

      徐道士却隔着老远,站在房间里冷笑道:「人的手能够有多少血?本事不够
别装大尾巴狼,恶鬼斩人手肯定留下血迹,你按照血迹去找不就能抓住它了?」

      程庭树面色一变,而盛依依却不愿情郎被骂,反驳道:「你怎么不去追,你
这个牛鼻子不是挺能的么?」

      徐道士巧舌如簧道:「哼哼,贫道可没那本事,两次出手激怒恶鬼,导致恶
鬼伤人。贫道要是有那本事,早就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你!」盛依依顿时气结。

      而不知谁在人堆冷笑道:「哼,要不是他激怒了恶鬼,朱二胜他们也不会被
砍了手,让他滚!」

      这一声冷笑顿时激起了那些农民工的怨气,他们的恐惧和不安顿时化为恶毒
的言语,冲向了程庭树。

      「对啊,要不是他出手,激怒了大仙,朱二胜他们也不会被砍手。」

      「出了两次手,结果两次都失败,要是再让他待在屋子里,说不定下次恶鬼
就是砍头了!」

      「这年头什么狗屎都敢做先生,我呸!」

      「让他滚出去,有他在大仙肯定还会伤人!」

      「……」

      程庭树浑身紧绷,双手十指弯曲,他的杀意缓慢提升,不过并不是对那些民
工。对于那些民工来说,自己这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学生,作为负面情绪的发泄
口,倒是最为安全。他们不敢面对恶鬼,可是却能对自己咒骂来发泄不安、恐惧
和极度的紧张。程庭树虽说生气,可还不至于产生杀意。真正让他动杀意的,却
是那挑拨离间,蛊惑人心的徐道士!

      而魏子云似乎感应到了程庭树的杀意,在征得业元魁的同意后,立刻闪身到
了对方的面前。而得到高手护卫的徐道士更加嚣张,不断向程庭树发起挑衅。

      程庭树见杀不了徐道士,沉默片刻之后,说道:「我还是出去看看吧!」

      盛依依连忙劝道:「现在敌暗我明,你贸然出去,岂不是……」

      「我自有主张!」程庭树握住盛依依的手,轻轻地捏了捏,眼里满是自信和
柔情。他转头看了看周围,目光在辛老头身上停留了很久,最终却对马兵说道:
「朋友,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会是这种情况。这次我欠你个人情,我出去的时候,
请你帮忙照拂她一二。别让她被某些人给骗了!」

      说最后一句话时,程庭树故意斜睨了徐道士一眼,气得后者冷笑不止。

      马兵沉吟片刻,笑道:「这个简单,盛依依怎么来说,也是我们的同学,照
拂自然是肯定的。」

      程庭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拱手推开大门,走进了夜色之中。

      而这时马兵的两个心腹灰狗和长毛,看了看站在窗边,眺望情郎远去的盛依
依,低声道:「老大,咱们接受程庭树的请求,不就等于得罪那两帮人了?」

      马兵看着眼前的心腹,沉声道:「你们信不信得过大哥?」

      「那自然肯定的!」灰狗和长毛连忙表忠心道。

      马兵沉声道:「信我就站在程庭树这边,我信他能带我们离开,这是我的直
觉告诉我的!」

      长毛还有些迟疑道:「可是……」

      「没可是,我能活到今天,还得感谢我的直觉。那个徐道士未必真有本事,
说不定他招来那些人过去,是为了遇到恶鬼时,拖延时间。而那个辛老头形单影
只,刚才几次恶鬼闹事,他都没有出手,你认为他能救我们?我的直觉告诉我,
只有跟着程庭树,才能活下来。」

      且不提马兵在劝诫自己的两个心腹,单提程庭树出屋之后,系统立刻给他发
来了提示音。

      「叮!宿主触发事件任务!」

      「名称:逃离五岩山」

      「类型:事件任务」

      「内容:逃离出五岩山境内」

      「奖励:5000情欲点,C级情欲令*1」

      「惩罚:没有(反正逃不出去也是死)」

      「备注:每救走一名无辜人员,则奖励500情欲点。每杀一头低阶恶鬼,
则奖励100情欲点。每斩杀一头低阶行尸,则奖励50情欲点。每斩杀一名术
士,则奖励1000情欲点,D级情欲令*1。斩杀幕后黑手,则奖励3000
情欲点,C级情欲令*1。」

      「叮!宿主触发特殊任务!」

      「名称:当年真相」

      「类型:特殊任务」

      「内容:揭开五岩山黑龙寨被灭的真相,找到五岩山真正的秘葬」

      「奖励:2000情欲点,D级情欲令*1,开启后续任务」

      程庭树顿时面色一变,这两个任务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以至于他也花了几分
钟,才将其梳理完毕。

      「妈的,难道这五岩山真的有所谓的宝藏?恶鬼和行尸才100、50情欲
点,可是那幕后黑手却直接3000情欲点。我去,对方究竟是什么神仙?而且
带出无辜者,才能得到奖励。那么说明,我们中间有内鬼了?」程庭树还在思索
时,忽然觉得脸上有一丝温热,他抬头看去,竟看到一具赤身裸体,面目狰狞的
尸体。

      那尸体被吊在庭院的老歪脖子树上,随着微风不断晃动。自脖子以下,一道
狰狞的伤口横亘了尸体的大半个身躯,而且它的右手也消失不见了。

      由于天气太暗,又没有衣服,那尸体面目更是扭曲,所以程庭树一时间也分
辨不出对方的身份。

      就在这时,一股阴气迅速朝着程庭树的背后涌来,他立刻感觉到一柄尖锐的
兵刃,正朝着他的后腰刺来。程庭树猛地大喝一声,一柄修长的战刀自他袖中滑
出,然后猛地朝后方斩去。

      这柄战刀是瘸腿乞丐送给程庭树的,并不是什么高阶的宝刃,但它杀过人,
属于杀生刃,可以斩鬼除妖。现阶段程庭树也没有什么经济去搞到高阶兵刃,所
以就先拿它来对付着用。

      程庭树一刀斩去,只听得当的一声劲响,一柄刺刀和他的战刀轰然相撞,迸
溅出刺眼的火花。借着这一丝微弱的火星,程庭树也看出了对方的模样,那是一
个身形伛偻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破旧的单衣,它端着一杆老式火枪,前端用铁
丝绑着刺刀。

      那持枪恶鬼也不客气,直接端着刺刀横扫过来,速度之快以至于程庭树都觉
得眼前一亮。不过程庭树不担心,他猛地一踏地,轻功运转,整个人不退反进,
急速贴近到持枪恶鬼的面前。就在刺刀即将斩开程庭树面颊的瞬间,后者猛地仰
面,而手中战刀旋转着刺入对方的腹腔。

      刺刀的刀尖在程庭树鼻尖前掠过,而战刀的刀身也直接没入了恶鬼的体内。
程庭树猛地转动刀柄,那恶鬼顿时惨叫一声,一股绿焰从腹腔涌起,然后将其全
身点燃,奇怪的是,待到绿焰消散,那件破解的单衣却没有一丝点燃的痕迹,直
接落在地上。

      「叮!恭喜宿主斩杀低阶恶鬼*1,周期任务(消灭五只低阶恶鬼)完成进
度1/5,获得100情欲点!」

      程庭树也泛起了嘀咕,从理论上来说,恶鬼被消灭的时候,它的全身包括衣
物都会直接消散。现在却留下一件单衣,这只能说明这件单衣不是它生前穿的。
按理说,鬼魂也没有冷热的感觉,它穿件别人的衣服,究竟是为什么?

      不过或许可以在这件衣物上发现一些端倪,程庭树抓起衣服,朝大门走去。
在他出房之后,大门便被那些民工给关起来了。程庭树拍了拍大门,高声道:「
开门,开门,是我!」

      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露出了民工谢老屁的脸。对于这个谢老屁,程庭
树倒是有些印象,这家伙跟谁都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在众人被徐道士蛊惑时,
他是少数没有去投靠的人。

      然而谢老屁仅仅看了眼程庭树,忽然发出「哇呀」一声惨叫,整个人面色惨
白,跌坐在地,他伸着手指指着程庭树的身后,可是却因为极度紧张,说不出一
个字。

      「怎么了?」辛老头第一个赶过来,他扶起谢老屁,极度温和地问道。

      「鬼……鬼啊!他后面有鬼啊!」谢老屁磕磕巴巴地大吼起来。

      这时姗姗来迟的徐道长也赶了过来,问道:「鬼,什么样的鬼?」

      谢老屁喘了几口气,才比划起来,「那个鬼戴着个眼罩,个头比程先生高,
脑袋有水缸大小……」

      听着谢老屁越来越离谱的描述,他叹息一声,将那件单衣往地上一扔。

      谁料这个举动却引起了徐道士的注意,他低头闻了闻那件单衣,却像是被马
蜂蛰到,猛地蹿起多高,怒吼道:「疯了,疯了,你怎么把死人衣服带进来了!
那个恶鬼肯定是跟着这件死人衣服进来了!」

      程庭树冷笑道:「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懂,这上面的恶鬼已经被我灭了,你
……」

      谁料徐道士不待他说完,直接拿起辛老头放在门边的火钳,夹起尸衣就朝着
厨房锅炉里丢去。或许是因为尸体的油脂将其浸透的缘故,那尸衣一碰到火,瞬
间燃起一尺高的火苗,差点没把徐道士的胡须给点了。

      「你他妈在找死!」程庭树原本还想借着灯光看看,那尸衣上有没有什么线
索,居然被那老骗子给直接烧了。他当时就要举拳打去。

      辛老头见状连忙拦到两人中间,「小友,你先消消气,为件尸衣,不值当!
而且……」

      辛老头的眼神睨了睨不远处的业元魁和魏子云,以及那一直没有动静的八名
保镖,那意思很明显,你就算想杀了徐道士,也未必能打得过那些人。

      程庭树咬了咬牙,他知道除了魏子云,其他八名保镖若是单挑,肯定不是自
己对手。可问题是这里还有盛依依,若是打起来,自己可保护不了她。玉佩可以
抵御恶鬼的袭击,却抵御不了活人的拳脚。为了盛依依,他只能将这口气咽下。

      而见到程庭树吃瘪,徐道士更是嚣张起来,他对着刚才为程庭树开门的几名
民工,趾高气扬地说道:「你们几个都赶紧出去,挨个敲门,每个人必须等三个
数才能敲门,我会用天眼分辨你们是不是鬼。我要是不说进,谁也不许进!」

      那几个民工看向程庭树的眼里都泛着怨毒和杀意,而屋内的民工也是如此,
甚至马兵手下的一些混混,看向程庭树的眼神,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对于术士而言,别说拿一件尸衣进屋,就算是躺在坟地里睡觉都是常事。可
是对于普通人而言,一件尸衣足以让他们产生极大的恐惧和忌惮。而早就对程庭
树有偏见的那些人,自然不会去听他的解释。徐道士长得就仙风道骨,而程庭树
却个小白脸,单就长相上,他就吃了大亏。

      程庭树心里暗叹一声,这把控人心的手段,以及行走术道的经验,自己果然
远不如徐道士。虽说论起真本事,程庭树敢夸口三招之内杀了对方,可是对方仅
凭一件尸衣,便掌控了大半舆论。如果不是马兵在这里压着,恐怕那些混混学生
也得跑过去大半。

      正当他还在思索时,忽然听到一声惨叫,「老屁,老屁呢?老屁没了!」

      程庭树悚然看去,却见大门洞开,门外空无一人,原先出去的几个民工却没
了谢老屁的踪迹。

      「怎么回事?」刚去厨房收拾锅炉的辛老头问道。

      谢老屁的朋友张富贵胆颤心惊道:「刚才徐道长让我们出去敲门,谢老屁是
最后一个。他刚喊了到,徐道长让他进来,可是我开门却发现门外根本没人,那
明明是他的声音啊!」

      徐道士脸色苍白,他在屋内掐动手指,不知在算些什么。

      谢老屁的失踪给这个本就紧张到极点的临时团队,几乎落下了压垮骆驼的最
后一根稻草。眼看着众人的情绪就要爆发了,徐道士忽然心生一计,他指着程庭
树怒喝道:「就是因为他把鬼带进来,害得谢老屁下落不明!把他赶出去!」

      而原本就处于火山爆发状态的民工们,仿佛是得到了宣泄的口子,纷纷对着
程庭树破口大骂,有些冲动的人甚至撸起袖子,准备暴打他一顿。这次连一向喜
欢做和事老的辛老头都没有再开口。

      马兵看着即将失控的场面,连忙低声吩咐灰狗和长毛,他决定将筹码压在程
庭树身上,那十几个学生虽说中间有些人对程庭树也有些怀疑,可是马兵的威严
无疑是深入他们的心里,他们纷纷握紧藏在身上的匕首短刀,准备开始火并。

      可是就在这时,程庭树却突然出手了,原本他是不愿意和这些愚民计较什么
的,可是当有人辱骂盛依依是「婊子」时,他心中的怒火开始止不住地升腾,只
见他脚下步伐不断转换,直接逼近准备过来殴打自己的民工,原本藏于系统行囊
里的长刀,从袖子里滑出,在空中化出一道寒芒,掠过冲在最前面的三名民工胸
口。鲜血瞬间从三人胸口喷溅而出,三名民工惨叫着跌倒在地。

      其实程庭树的斩击并不算重,只是很有分寸地破开了对方胸口的皮肉,伤口
并不算深。除非程庭树能够将在场所有人灭口,否则他不能当众杀人。程庭树握
着兀自滴血的长刀,冷冷道:「你们谁敢再踏前一步,老子就宰了你们。这次算
是警告,下次就没那么简单了!」

      程庭树握着长刀,指向那些民工,刀刃泛着寒芒,刀尖滴着鲜血。那些欺软
怕硬的民工纷纷低头,面色惨白地朝后退去。
  
      「等到天亮,咱们一拍两散!」程庭树转身拉着盛依依到房间的角落。而路
过马兵身边时,程庭树低声道:「多谢了,朋友。」

      马兵面无表情,可是心里却有些欢喜。

      早在程庭树拿出刀之前,魏子云便已经转换身形,挡在了业元魁的身边。他
立刻意识到程庭树的实力,所以放弃了徐道士,转而护卫在自己老板身前。而没
有高手保护的徐道士也顾不得继续挑拨离间,连忙躲在了一众保镖的身后。至
于辛老头,他拿着火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众人就在这度日如年的煎熬中,撑到了凌晨。当第一缕曙光透过窗户,照
射到室内时,所有人因为疲惫和恐惧而饱受折磨的神经,终于有了一丝舒缓。待
到太阳完全升起时,大部分人都忍不住冲出这血腥恐怖的后寨,朝着寨门狼狈逃
去。

      而程庭树却拉着盛依依的手,闲庭信步般地走在后面,而马兵他们也紧跟其
后。原本吊在老歪脖子树上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只是程庭树也没工夫去管它。
可是过了十多分钟后,程庭树却看到那一众人都站在寨门前,不肯前行。他心里
还有些疑惑,这些怕死之人为什么不跑出去。

      可是片刻之后,当他来到寨门前,却是面色一变,只见高耸的寨门上倒吊着
四具无头死尸。而寨门中央却整齐地放置着一上三下四个脑袋,那最上面的脑袋
正是谢老屁!那如宝塔般堆着的脑袋前的一片空地上,用血写着几个大字:「敢
出黑龙寨者,死!」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xsw.com/doushi/84507/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