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墨玉麒麟传】(第一百三十四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作者:SURMGEIST
2020年7月2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613

  这两天折腾买汽车的事情,只能暂时先抛下码字的事情。

  再后面几章将是本小说关键的转折点。

  关注这本书的读者,有什么意见可以留言,我需要你们的评论,尤其是意见。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狼族营寨不远处的草甸中,两双眼睛的视线悄悄越过草甸,看着营寨中灯
火通明的情景。

  「看起来金狼族的营寨就是这里了,可这些白毛狼人都不睡觉么?都丑时三
刻了居然还在营寨中胡吃海喝。」草甸中的李翰林不禁说道。

  「狼是夜行动物,对于狼人来说也一样。」一旁的乌瑟曼解释道。虽然她非
北方人,但那么多年的土匪生活,对于草原的狼人知之甚多。「若是草原上有什
么大型的庆典,只要有酒有肉,这些狼人可以连续狂欢三天三夜不休息。」

  乌瑟曼看向身后,一个蜷缩在旁边的赤条条的男人正在瑟瑟发抖,将身边的
干草拼命裹在身上,这便是那个做了内应的二当家李二黑了。

  本来被金狼重步军抛弃的李二黑是想在雪地中休息一会儿再走,毕竟他跑不
过那些狼人,屁股上又有伤口,可不料刚休息了一刻钟多一点,李翰林和乌瑟曼
就追了上来。

  李二黑下意识就想逃走,可他只不过是一个武夫而已,根本跑不过身负轻功
的两人,乌瑟曼一钢棍下去,便将李二黑打倒在地。然后她当着李翰林的面把李
二黑的衣服给扒了个精光,就给他留了一条短裤,逼着他交代自己与金狼族的肮
脏勾当。

  随后乌瑟曼又夹着只剩一条短裤的李二黑,与李翰林两人紧赶慢赶,终于到
达了金狼族的营寨之外。

  乌瑟曼又狠狠踢了踢那李二黑:「李二黑!金狼王的帐篷在哪里?」

  「那大当家得答应小的,这事情完了就放小的一条生路!大当家,你就当小
的是个屁,把小的给放了吧!」

  「少废话!快说!」

  乌瑟曼更是抄起铁棍示威一般的挥了挥。

  「是是是!……我从那些狼兵嘴里听到过,今日若是成功掳走公主……那金
狼族上下就要大摆宴席,金狼王也会亲自参加。营寨里面最大的那个帐篷,就是
那个上面有金狼旗帜的,就是金狼王的王帐!大当家,我就知道那么多……大当
家……大当家不要啊!」

  「咔嚓!」

  回应李二黑的是脑袋上结结实实的一记钢棍,顿时李二黑脑浆迸裂,当场气
绝。

  「老娘可没有答应把你这个内鬼给放走!」乌瑟曼擦了擦钢棍上的脑浆,李
翰林也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这种内鬼死了就死了吧,若是放出去也不知道又
要祸害多少人。

  虽然李二黑临死前的惨叫非常大声,可在宽广的草原上就不一定了,金狼营
寨中依旧灯火通明,一副热闹的景象,众狼人依旧是吃吃喝喝,好不快活,外围
警戒的狼兵没有任何反应。再大的惨叫,也被淹没在嘈杂的声音中了。

  「翰林,看来那位天丰公主应该是被掳到金狼大帐里去了,看现在热闹的样
子,再加上外围狼兵稀稀落落,应该是个混进去的好时机。」

  李翰林看了一下营帐中帐篷的布置,心里有数:「乌瑟曼,我们一起进去,
虽然这些狼人都在饮酒作乐,可营帐间还是有狼兵小队往返巡逻,务必小心!」

  「我知道!」

  乌瑟曼点了点头,两人拨开还堆积着雪花的草甸,借着金狼族营寨的灯光,
悄悄向营寨的边缘摸去。

——————

  「干!干!」

  金狼王帐周围,早已摆开了一溜宴席,临时铺在地上的绒毯组成了一块块用
餐区域,有小有大,上面摆满了各色煎炸烤炖的牛羊肉,还有热气腾腾的牛羊杂
碎汤,以及各种千奇百怪的佐料。

  一坛坛封着红泥的土质烈酒被狼兵搬到绒毯之上,这些都是上好的私酿酒,
只有重大活动之时才会搬出来给众狼人享用。

  而其中最大的一张绒毯便是金狼王与族中狼将所有,甚至女奴营中的几个十
四五岁的女奴都被拉过来好几个,供这些狼将取乐。

  「来,众位,与本王干一杯!」金狼王将倒满烈酒的大碗端在手中,首先站
起来,狼将们不敢怠慢,纷纷站起来敬酒。

  「干了!」

  「干!」

  火辣的烈酒下肚,众狼将抹了抹嘴巴,肆无忌惮的吃起了碗碟中的牛羊肉,
吃肉的同时是不是还调戏下一旁赤裸着躯体的中州女奴。当然了,在金狼王面前
也不过是摸摸捏捏,还是要显示最起码的尊重,若是公然宣淫,定会被人笑话,
还可能引来金狼王的白眼。

  「大王一事预先知必定,将来多子又多孙!」其中一狼将用中州的诗句奉承
到,惹得金狼王哈哈大笑:「中州那些酸腐诗句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直接进洞
房干他娘的,让她给本王生一个重步军十人队来!」

  狼将们更是大笑。

  「那大王,若是以后那公主生完了狼孩,那能否给属下也尝一下公主的滋味?」
另一名狼将斗胆问道。

  「那有何难?」金狼王大手一挥:「本王曾经听过一句话:女人像衣服一样,
当你穿上了才知道适合不适合自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脱了衣服,换一件照
样穿。只要本王在此大家何患没有女人玩,不必吊死在一颗树上。」

  「那就多谢大王了!」众狼将闻言心中一喜,金狼王说「女人如衣服」,只
要是金狼王玩腻了,将那天丰公主丢到女奴营,那大家都能尝一下那公主的滋味
了。

  稍微喝了几杯,又吃掉了大半碗牛肉,金狼王就借口酒力不济,转身进入了
王帐。但其实大家都明白金狼王提前退场,不过是要去临幸那个天丰长公主了。
金狼王在的时候,宴席上倒是还规规矩矩,而没有了金狼王,王帐外更是肆无忌
惮,拼酒、赌博,以至于赌输了借着酒劲斗殴。而那些有女奴在手的狼将,更是
拖了自己的盔甲直接在绒毯上轮奸这些可怜的女奴。

  一时间,狼人的喝骂声,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放下挡门的厚毡,将帐篷外杂乱的声音隔绝,金狼王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跪在
地上的女子。她恨恨的看着金狼王,动弹不得,曾经高高在上的天丰王朝长公主,
现在只能在野蛮狼人的暖帐内,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想不到,我们的小公主穿上这一套皮具也是那么好看!看来你们中州人也
喜欢这个调调,这皮具做工考究,是本王从中州商人手中抢来的其中之一,只有
遇到本王喜欢的女奴才会用在身上。你,还是第一个。」

  「呸!」回答金狼王的只有一口迎面而来的唾沫。

  金狼王擦了擦脸上的水渍,不怒反笑,他的狼爪一把按在唐夕瑶的脖颈上,
将跪在地上的天丰长公主按得跪在绒毯上。唐夕瑶闷哼了一声,嫁衣后摆的裙子
绷紧,更是牵扯到塞入她后庭的珠子,光洁圆润的双腿上套着红色的中筒皮靴,
紧贴着地上的绒毯。

  「不要……别碰我……滚开……」

  唐夕瑶拼命扭动着身子,但却被有力的狼爪紧紧按住,只能让自己的美臀来
回扭动。公主的圆臀圆滑无比,这样的动作更是像摇尾巴求欢的小动物,让金狼
王的胯下硬了起来。在公主的哀鸣声中,另一只狼爪已经深入到她的私密之处,
肆意在上方抚摸起来。

  「不愧是公主,手感真是不错!」

  正说着,金狼王的手已经抓住两团雪白滑腻的臀肉,就仿佛想要让狼爪彻底
陷入到里面中一般,又摸又拧,玩弄成各种形状。紧接着,金狼王不再按着唐夕
瑶的脖颈——这种翘着臀部的姿势,若是没有双手支撑,只能被迫翘着屁股,况
且唐夕瑶双手被缚,显然不能再挪动。两只狼爪分开紧闭的臀肉,只见天丰长公
主的后庭有一根细线伸出,显然就是那带着珠子的亵裤。

  「怎么样,这屁眼中的珠子,弄得长公主很舒服吧!」

  金狼王的狼爪掐起后庭中的细线,慢慢往外拔出。

  「嗯……唔……嗯……」

  唐夕瑶口中呻吟不断,既舒服又羞耻,仿佛又回到了天兆帝用各种昂贵淫具
玩弄自己后庭的时光。公主的粉嫩后庭稍稍扩大一点,一颗带着水光的珠子从其
中吐出,连续几次,那亵裤尾端的拉珠,终于被排了出来。

  看着娇喘连连的唐夕瑶,金狼王不禁问道:「平时要是换成其他女奴往屁眼
里塞东西,早就疼的死去活来了,你居然还会觉得舒服?莫非你已经被那中州狗
皇帝给玩过了?」

  「没有……啊!」

  金狼王将亵裤的剩余部分扯下,只见唐夕瑶的白嫩的大腿之间光洁无毛,白
净的软肉暴露在外,微微鼓起。他将其中的肉缝扒开,露出少女股间粉腻娇艳的
光泽。再分开一些,露出了色泽红嫩的蜜肉,而蜜肉之外,浅白色的薄膜依稀可
见,这便是处子的象征。看到这里金狼王这才松了一口气,面前的天丰长公主依
然是黄花处子。

  「要是那狗皇帝敢安排个被用过的烂货过来,本王得先将他的天丰朝灭了,
再将他的狗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金狼王随手拿过来一个棕色的瓷瓶,从其中拿出半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物质,
小心翼翼的塞入到天丰长公主的私处中。

  唐夕瑶正想要说话,却感觉从私处开始,一股热量仿佛爆炸一般,充满全身。
她只感觉浑身发热,私处和后庭更是奇痒无比,眼中只剩下浓烈的春意。

  「嘿嘿,本王给公主预备了一些好东西,这可是草原上的土法子,只需要一
点点,就可以让贞洁烈女变成肆意求欢的浪荡淫妇。而且这种药,非阳精灌入不
可解!」

  说完,只听金狼王几声嘶吼,被春药刺激的迷迷糊糊的唐夕瑶,突然看到了
除了尸人以外最可怕的东西:面前的金狼王,脱下了身上的铠甲,在唐夕瑶的惊
声尖叫中,金狼王的身躯暴涨了一大圈,变成了一条令人心悸的白毛巨狼。

  而这条巨狼的胯下,一条血红的狼根随着巨狼的动作肆无忌惮的甩着,正在
迅速充血变大!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要……唔……啊……好热啊……

  这种土质春药烈性极大,还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唐夕瑶就已经无法正常思考
了。肉缝中灼热的蜜汁不断从泛滥成灾的肉缝中涌出,将她身下的绒毯浸湿了一
大片。饱满的蜜肉在春药的刺激下清楚的展现在金狼王化成的巨狼面前。蜜唇慢
慢充血的张开,前端的凸起的敏感肉核在狼爪的抚弄下急速的胀大,露出还未经
人事的鲜嫩肉壁。

  随着布匹撕裂的「嗤啦」声,巨狼用布满尖利牙齿的大嘴从背后狠狠撕开唐
夕瑶的红色嫁衣,如同撕去可口点心外的包装纸,裸露出雪白晶莹的女体,放眼
看去天丰公主粉臂如玉藕一般和玉背更是平坦无暇。玉乳在被撕裂的嫁衣中颤颤
悠悠,乳晕色泽嫣红,看起来十分鲜嫩,惹得巨狼爱怜的将她的乳房用嘴轻轻咬
住,嗅着公主刚刚沐浴后的体香,时不时伸出散发着怪味的舌头舔舐。

  「快点……什么东西进来都可以……快点啊……」

  随着唐夕瑶嘴里如梦呓一般的呻吟,金狼王心道春药已经起了效果,狼头凑
向天丰公主的腿间,轻轻舔着其中颤栗的敏感肉核,甚至舌尖偶尔还钻入她的蜜
唇内里和后庭外沿,吸吮着流淌而出的蜜汁。带着体温的异物刺激中,唐夕瑶的
脸几乎全部埋在绒毯之中,只能努力将自己的臀部提高,迎合着巨狼舌尖的舔舐,
蜜液更是如泉涌一般。

  「舒服……好舒服……不行了……不行了……」

  随着巨狼舌尖的刺激,唐夕瑶最后一丝理智全无,只剩下下体的快感,随着
金狼王一下下的舔舐,她终于到达了顶点。在快美异常的呼号中,天丰公主双腿
剧颤,猛地喷射出大量蜜汁,全数浇在巨狼的大嘴中。

  刚刚泄身的唐夕瑶喘着粗气,可是脸上的潮红丝毫没有减退。腿间的秘处此
时还流淌着蜜水,甚是诱人,两瓣蜜肉随着她的呼吸一张一合。看着天丰公主湿
漉漉的腿间,巨狼顺势从后方欺上,将她的身体压在身下。同时,血红粗大的狼
根,正在她的腿间打转。

  「天丰的小婊子公主,想不想要本王的大棒啊?」

  金狼王一边污言秽语,一边更是摩擦着唐夕瑶的敏感部位。可此时唐夕瑶的
脑中只有肉欲,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快进来……快放进来……我好热啊……」

  「那就求本王操你啊!」金狼王化作的巨狼更是肆意的舔舐着天丰公主的秀
发和香肩。

  「求你……快把肉棒放进来……快点操我……操我啊……我受不了了!」

  唐夕瑶紧紧的闭上双眼,把侧脸埋在绒毯中,巨狼更是带着嘲讽一般舔舐着
她露在外面的另一侧脸,前爪搭在她的肩上,巨狼的重量几乎呀把她压垮,只见
狼根已经对准了臀瓣,带着白毛的下体一沉,早已挺立多时的粗大狼根毫无阻碍
的刺入了唐夕瑶的后庭中!

  「啊……嗯……哦……好大啊……」

  唐夕瑶平时也被自己的父亲玩弄也不过是用皇家订制的昂贵道具调教,再不
过是自己父亲对后庭的蹂躏,可后庭从来没有被如此巨大的物体进入过。火热坚
硬的野兽巨物,仿佛势如破竹一般穿过后庭肉洞,重重的撞在后庭的深处。但饶
是如此,在烈性春药的刺激下,唐夕瑶还是轻轻摆动着自己颤抖的臀部迎合着破
开后庭的兽根。

  「本王先给你后庭开一开花,等到本王在你那高贵的公主后庭中射出子孙,
怕是前穴早就被春药烧成兜不住水的温泉了!到时候在给你这个公主破身,更加
有趣!」

  虽然经历过长时间后庭的玩弄,但唐夕瑶的后庭还算紧凑,就如同处女的蜜
道一般,若是一般人要与之交媾,肯定要花费许多精力,但这点紧凑对于「狼变」
后的金狼王并不是什么难事,兽化后的强劲后肢让金狼王的狼根更是往后庭中推
入。后庭的紧致滋味,金狼王偶尔也会享受一次,这种被紧紧夹住的感觉让它很
是受用,刺激着他的狼根更加快速的一进一出。

——————

  金狼族营寨中,一个没有灯光的角落,两具被剥的只剩裤头的狼兵尸体被拖
了进去了。其中一个脑壳崩裂,还有个被抹了脖子,而李翰林与乌瑟曼正在一旁
收拾被剥下来的狼兵盔甲。

  两人潜心到此处是,正巧被一个正在方便了狼兵看见了,乌瑟曼只能给了它
几棍将它活活敲死,不巧的是正巧附近的另一个狼兵听到了声响,正要过来查看
时,李翰林的碧海狂林剑飞掷而出,将那狼兵的脖子刺了个透心凉。

  幸好这两人都是穿着狼兵的全身盔甲,而并非一些狼兵赤膊着上身只穿着罩
着盔甲的短裤,李翰林与乌瑟曼的个子虽然不如那些狼人高,但已经可以支撑这
一整套盔甲了。只不过这盔甲中狼人的体味着实重了些,就和那房间里用厕所陈
土做炸药的味道一般恶心。

  李翰林拾了一些地上的干草,抹去这个头盔上一任主人的脑浆,然后强忍着
恶心将它扣在自己的脑袋上。乌瑟曼也有样学样将头盔戴上,直到拿起狼人标志
性的狼头面具时,乌瑟曼道:「翰林,若是发生了危险,首先要保存自己,不然
你怎么去救别人?」

  「我知道,要是我们真的被认出来,那只能硬闯了。一会儿无论如何都不要
说话,除非真到万不得已!」

  李翰林戴上同样散发着臭味的狼头面具,点了点头,示意乌瑟曼与他一起走。

  两人拾起与盔甲配套的长刀握在手中,伪装成巡逻狼兵的样子,穿梭于帐篷
之间。金狼王不在场,营寨中的狼人更是肆无忌惮的享乐,喝酒吃肉、开赌局…
…各种丑态层出不穷。

  「七个巧啊!八匹马啊!给老子喝!哈哈哈你这龟儿子又输了!」

  「大!大!压大!给老子开!」

  「小!给老子开小!」

  一旁的帐篷还传出女人断断续续的尖叫声和呻吟声,还夹杂这几个人狼人的
嬉笑怒骂,显然这几个狼人都在帐篷里欺负女奴。

  突然,一个赤条条女奴猛地从帐篷里窜出来,一下子抱住李翰林的大腿尖叫
道:「大爷!大爷!救救我!它每天都要打我……我受不了了……」这个可怜的
女奴腿间鲜血淋漓,后背满是鞭痕,显然是遭受了残酷的虐待。李翰林下意识的
想要拔出长刀,若是在中州,这样的人连几息都活不下去。

  穿着狼人盔甲的乌瑟曼用手肘撞击了他几下,并悄悄贴过来:「不要动手!
我们现在救不了她!」

  「哼!」

  李翰林只能忍着怒火,轻轻用脚将哭哭啼啼的女奴拨开,直到一个拿着鞭子
一样是赤条条的甩着自己狼根的狼人从帐篷里跑出来:「对不住啊,没管好自己
的女奴,赔个不是!干你娘的,还敢逃跑!看老子今天不把你个中州娘们打出尿
来!」一边狼爪抓起那个可怜女奴的头发生拉硬拽进了帐篷,然后是皮鞭打在肉
上沉重「噼啪」声,还有那个女奴更加凄厉的尖叫。

  李翰林知道,有些事情他现在还不能管,只能与乌瑟曼继续往前走去。

  两人已经非常接近金狼王的王帐了,但越是接近金狼族的核心,狼人越多,
尤其是还有许多金狼族的狼人军官在此,人多眼杂,一不小心就可能前功尽弃。
虽然两人的身形与正常狼人相比有些奇怪,但是其中的狼人只顾着饮酒作乐,赌
博消遣。外边的狼兵可能还知道羞耻,可这里的军官根本毫不在乎,就在光天化
日之下轮流奸淫虏来的中州女奴。

  越过几个毫不顾忌外人目光,奋力抽插身下女奴的几个狼人什长,正当李翰
林与乌瑟曼还想往前走的时候,一只狼爪突兀的从旁边伸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莫尔根,你盔甲上的凹陷出卖了你!你以为你戴着面具,老子就看不到你
么?上一次和你阿克墩大爷赌,还欠了老子三两黄金的赌资!」

  李翰林心中一抽,本希望自己能够平安无事的进入王帐,可不料却在这里被
拦住。那个叫阿克墩的狼族什长在一起的狼兵应该是他的喽啰,而在一旁还有几
个眼中多有不满的狼兵,应该是这个阿克墩开设赌局,又乘机出借贷款,并且用
自己军官的身份欺压其他士兵。

  那个叫阿克墩的什长看「莫尔根」与另一名士兵一言不发,却是走到自己与
那群欠债的士兵之间,一名同样欠债的士兵给「莫尔根」递来一杯酒,小声对扮
演「莫尔根」的李翰林说道:「阿克墩势力很大,若是打起来我们根本就赢不了,
千万不要冲动啊!」

  「莫尔根」对这个士兵点头示意,手举着那杯酒,正对着什长阿克墩。

  「怎么,小子?莫非你要请你阿克墩大爷喝酒?若是你明天再不还债,这本
金加上利息可就要涨到四两黄金了!」活音刚落,「莫尔根」却把酒一把泼到阿
克墩脸上。

  「你这小杂种!竟然用酒泼老子,老子……」惊愕之下,阿克墩破口大骂,
却不料那个「莫尔根」一拳打来,竟然将人高马大的阿克墩给打的倒飞出去。

  「莫尔根」穿着的是铁质手套,再加上扮演「莫尔根」的李翰林挥拳的时候
用上了八成的金刚掌力,阿克墩猝不及防下,狼头骨发出了可怕的骨裂声,然后
倒飞着撞倒了身后的两个狼兵喽啰,饶是阿克墩身强体壮,在如此巨力之下,当
场昏厥。

  「你竟敢打我们老大!」一个狼兵喽啰刚想要对「莫尔根」出拳,乌瑟曼已
经手持铁棍,一棍敲在那狼兵后脑勺上。那些欠债的狼兵见阿克墩被打的生死不
明,而那个「莫尔根」与另一个狼兵居然敢向债主动手,纷纷加入到战团中。

  「揍他们!」

  「吃屎去吧!」

  王帐周围乱作一团,狼兵与军官的喝骂声,女奴的尖叫声响成一片。酒坛、
汤汁与各种碗碟肆意泼洒,就连在场的狼将也没法弹压。虽然金狼族以强者为尊,
打架斗殴经常发生,但只要不出人命,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

  但族中很少出现像这样,大规模斗殴的情况,如果这样很可能演变成军中哗
变。

  很快一支金狼族重步军十人队带着武器前来镇压,可狼兵斗殴的行为反而没
有停止,而是随着这些重步军的到来,愈演愈烈。

              第一百三十六章

  穿着狼兵盔甲的李翰林,不动声色的将几名中州女奴悄悄赶到狼兵较少的地
方,顺手挥拳打倒几个狼兵。而乌瑟曼手中一根钢棍舞的虎虎生风,将迎面过来
的几个狼兵打得痛嚎不已。

  眼见来镇压的狼兵越聚越多,尤其是部分狼将加入镇压,两人已经有些支撑
不住了。

  「翰林,你先去王帐,老娘还能再撑一会儿,赶紧去把公主救出来!」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要走一起走!」

  李翰林又挥拳击飞了一个扑上来的狼人,却看见远处飞来几股粉红色的雾气,
直钻入几个狼兵的脑袋,这些狼兵恍惚中竟然拔刀砍向身边的其他狼兵。

  「有人造反!」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粉色的一股接一股,在场的狼兵狼将纷纷中招,拿着手中的刀枪,红着眼睛
对着自己人胡乱砍杀,根本弹压不住。

  「他们怎么回事,怎么自己打起来了?」乌瑟曼推了一把李翰林指着不远处
杀成一团的狼兵狼将。李翰林疑惑地看着粉色雾气飞来的方向,只见不远处的一
个哨塔上,有人正对他挥手。

  「别管那些自相残杀的,我知道是谁在帮我们!我们去王帐救人!」

  「什么?谁?」不明就以的乌瑟曼被李翰林一把拉走,脸上的狼头面具差点
掉落下来,她一边将面具戴回原位,一边用钢棍将一个狼兵击昏。

  而那个粗糙的木质哨塔上,正站着两名女子。原来在此的狼人哨兵已经横死,
新鲜的血液正从木头的缝隙间滴落下来。

  其中一名绿衣女子的绿色长靴正踩在死去的狼人身上,一手扶住哨塔的边沿,
饶有兴致的看着金狼族营寨中的混乱场景。而身旁穿着昂贵大裘的妖娆女子,一
手弹出数股粉色雾气,精准的让这些雾气飞入到狼兵脑子里,让他们自相残杀。

  「你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又要去救第三个女人,你不过就是在旁边用
气劲助他,不吃醋么?」

  穿着大裘的王紫菱嫣然一笑,伸手又释放出一股粉色雾气:「我早就和翰林
绑定了,我的身子也是为了救他而破开的。我要是能天天看见他,哪怕我不做合
欢宗长老,我也会很高兴的。」

  「这算什么,被他的大肉棒操过就死心塌地?若是这样那与那些满大街寻找
窑姐的糙汉有什么区别?」薛茹月一边抚摸着在自己肩上爬上爬下的金蚕,一边
转头向王紫菱问道。

  「不,我明白他对我是真心的,不像寻常男人只馋别人身子,想要单纯的肉
体欢愉,而不愿意投入真感情。」

  王紫菱再次弹出一道粉色雾气,看着这股雾气钻入一个狼将的脑子,便收功
停下。一下子要给近百个狼兵洗脑子,平白耗费了她不少的真气,若是有少主在
身边,两人合力定可以在金狼族的营寨中制造更大的混乱。

  「那你会介意别人与你分享一个男人么?」薛茹月又问道。

  「分享么?当然不介意,我肯定以后的翰林只会强不会弱!再说一个大男人
若是没有三妻四妾,那还像话么?要是他想把那个天女门、神农教和蓬莱派的几
个仙子抓来当侍妾,我可不会介意,反而还会帮着他一起抓。」

  王紫菱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两粒恢复真气的紫宸丹吞服下去。营寨中的李
翰林与乌瑟曼,在狼人与营帐之中左突右突,距离中心的金狼王帐越来越近。王
紫菱看向薛茹月,突然明悟了什么:「莫非你这已经被白山老头和虫子操烂的骚
货也想上翰林的床?」

  「彼此彼此,你这合欢宗的妖女后庭也不是被那些用来榨取利益的色胚用过
多少次了?」薛茹月双眼闪着绿芒,瞥向身旁的合欢宗妖女。在金蚕门呆的时间
长了,薛茹月不再像原来在正一派时那样易怒,而是学会了察言观色。「金蚕门
现在可是被李翰林的亲生母亲把持的,她不会坐视李翰林被其他门派的人拉拢,
所以特意将我派来。」

  金蚕门换了主人?这可是个大新闻。

  「哼!」王紫菱轻哼了一声:「拉拢么?可你什么都没做,来了以后光想着
给那个花药仙子破身,还被那些正道之人发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现在李
翰林处于险境,你就在这里干看着,有用么?」

  「王紫菱,你以为我想这样么?」

  薛茹月让金蚕趴在自己手臂上,如同把玩一件昂贵的艺术品:「金蚕不耐北
方的寒冷气候,来的时候就冻死了大部分,若是我能带来一大群金蚕,这金狼族
全族恐怕只能喂它们半饱。」

  「看来你不知道,凡事没有可是。」

  兵器交接的金铁之声与狼人的怒吼声越来越响亮,薛茹月轻轻抚摸了几下金
蚕的脊背:「去那座最大的帐篷,帮一帮我们的少主,这是虫后命令。」

  她将手伸出,停在手臂上的金蚕试着振了振自己的翅膀,随后凌空飞去。看
着腾空而去的金蚕,王紫菱冷笑一声,检查了自己刚刚服药后恢复的一大部分真
气,对着那些还处于混乱中的狼人,又弹出一道粉色雾气。

———————

  「啊……啊啊……好……好……我好舒服……嗯……」

  虽然外面吵吵闹闹,但这并不能妨碍「狼变」后的金狼王,对身下天丰公主
唐夕瑶后庭的猛攻。

  随着粗大狼根的猛力抽动,唐夕瑶的俏脸红如火烧,表情已经兴奋的扭曲。
腿间灼烧酥麻的感觉丝毫没有减轻,反而更加让人难耐。后庭中因为狼根贯入撑
裂后的血丝与蜜肉间淌出蜜汁混合在一起,流到绒毯上。巨狼抽查的速度很快,
而且每一次都是尽根挺入,狼根不同于普通人的肉棒尖端,时刻刺激着后庭深处。

  「快点……快点干我……」

  但显然神智迷乱的唐夕瑶对巨狼的动作任然不满意,不住地挺起自己的雪臀,
想让后庭中的狼根更加深入,巨狼索性将狼根完全退出,然后狠狠捣在后庭深处。
这一下重击,唐夕瑶尖叫一声,愣是被撞到泄身,一大股花蜜猛的喷出。

  巨狼将没有再动,而是体会着刚刚泄身后颤抖着的温热女体,直到身下唐夕
瑶从泄身的迷乱滋味中恢复过来,再用力插入!

  「嗯哼……!」

  唐夕瑶忍不住痛呼出声,撞击的巨力让她的身子不堪重负,颓然向前伏倒,
屁股则高高撅起。巨狼将下体调整了一个角度,挺起狼根再次进行猛烈的攻击。

  「痛啊……用力……用点力……」

  天丰公主头发披散,乳房也被绒毯压得变形。在淫药的作用下她已经忘记了
一切,像一个久经床底的淫娃一般,努力撅起屁股与巨狼的下体撞在一起,发出
「啪啪啪」的响声。在这猛入缓出的节奏之下,唐夕瑶紧咬着双唇,时不时地呻
吟一两声,像是永远没有尽头一般,一次又一次的攀上情欲的高峰。,而正是她
这种对于身体羞辱的隐忍,更让金狼王充满征服的欲望。

  血红的狼根全力冲刺,迅速地在天丰公主的湿淋淋的后庭中抽插,不停地撞
击唐夕瑶的雪臀,将她的后庭外沿拉得翻转不止。

  「好深啊……你的……好大……身子快碎了……嗯……嗯……」

  「哼!果然用祖先传下来的春药是正确的选择,这公主的确是个淫娃!」

  金狼王庆幸自己使用了春药,若是没有用药,换了其他的女人也得痛的死去
活来。听着这淫浪的叫声,令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动狼根,粗暴的将狼根插入身下
公主的后庭。

  「嗯……啊……你太棒了……受……受不住了……」

  巨狼拼命的冲刺,越插越快,也越插越大力。金狼王只感觉自己的尾椎发痒,
就知道是即将泄精的前兆,于是再顾不了自己平时用的技巧了,只是大开大合的
直出直入!

  「奶奶的,看本王干穿公主的屁眼!」

  唐夕瑶娇躯几乎脱力,浑身绷紧;后庭更在猛烈的收缩,金狼王全身一震,
再也没法抑制自己喷射的欲望,随着长长的狼嚎夹带着天丰公主的尖叫,狼根剧
颤,一股股滚烫的狼精直射入唐夕瑶的后庭深处!

  天丰公主娇喘连连,如浓粥一般的狼精从像是被捅了个大洞的后庭中流淌出
来。就算是这样激烈的交媾后,唐夕瑶秀发黏连,香汗淋漓,可依然遮不住天丰
公主的艳色。

  尤其是春药效果还没有消失的时候。

  唐夕瑶腿间的淫水已经将绒毯沾湿了好大一片,金狼王知道,若是现在这样
下去她可能脱水而死。巨狼将帐篷边沿的一个皮质水壶叼来,咬开上面的盖子,
清澈的凉水直浇在天丰公主的嘴里,惹得她咳嗽了好几声。

  「这个玩具,本王还没有玩够呢,怎么会那么容易让你死呢?」

  金狼王用狼爪强行分开唐夕瑶的双腿,又将剩余红色的嫁衣从她身上撕去,
天丰公主被皮带拘束这,双手无法动弹,而双腿则被迫大开着,将身体的每一寸
秘密展现在金狼王面前,她丰腴雪白的身子更是让金狼王刚射完的狼根蠢蠢欲动,
再次粗硬起来。

  巨狼咧开嘴,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伸出舌头舔了舔唐夕瑶的尚未被开垦的
腿间蜜肉,仅仅舔了几下,肉缝中已是淫水潺潺,迷乱的女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
来。他将有往前挪了两步,将唐夕瑶赤裸的胴体彻底压在自己身下,将狼根对准
了天丰公主的处子肉缝。

  「黑狼王啊,这天丰长公主的处子之身,本王可就收下了!」

  说着,巨狼下体用力往前一挺,狼根尖端正对着女体的肉缝刺去!

              (未完待续)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xsw.com/doushi/8287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