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何人初媚月】第五日中篇 今日就是要刁难刁难你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字数:11501

前文见:thread-10637837-1-1.html

  前言:更新,也有那么多了。如果说这是一篇中长篇恋爱小说的话,我大概
还有剩余的四分之一的,也可能不到的篇幅了。

  因为其实是比较清汤寡水,而且催眠纯爱,大概也是和很多追求肉的朋友不
符。追更看到这里的,可以说,是喜欢这篇作品的朋友们了,我还是挺高兴的。

  比如说吧,堕落方舟发了两日的量,没什么人回。可能也是网站的偏好不同,
也是正常。

  我其实,大概,可能是一个太监了很多作品的作者了。很大一个原因,是因
为作品这种东西,要考虑逻辑考虑架构,再加上我大概是有点絮絮叨叨,喜欢我
的人,也比较小众。

  于是写着写着,就容易意兴阑珊,兴致没了之后,那就容易出现自我怀疑,
也就搁着了,搁着搁着,心境也就变了,自然就更加不愿意写了。

  而且我写作以来,一直有两个或者说三个问题挥之不去。

  1 、我的词汇量是有限的,水平也是有限的。其实有这么一个问题,我想表
达的东西,自认为很多其他的作者也表达出来了,既然如此,我写它干嘛呢?意
义何在?

  2 、我不太理解其他人认为的「好」,以及「不好」,之前应该提过,我随
手写的片段,用来充数的,有朋友觉得好。但是我很用心琢磨的……可能水平有
限,用心琢磨也提高不了多少品质。

  读者的爱好,实在是令我有些迷惑。

  3 、我为谁而写?为何而写?

  这最后这个问题倒是内心里有过结论,我是没法因为自己的肉戏而撸的,但
是如果世界上有另外一个「我」,这大概会是极其对他的胃口。所以,我为「我」
而写。

  不过嘛……并非没有感到犹豫。

  这几个问题可谓是附骨之疽,始终挥之不去,前几年的那么觉得写不写没兴
致也有这么个原因。这是心病,无药可治。我兴致好的时候,这几个问题就毫无
意义。但是消沉的时候,就是附骨之疽,挥之不去。

  我更新到如今,很多在下面回复的朋友都是老面孔了,对于每个喜欢过我作
品的读者,我是要深深感谢的。

  而且还有回复,就更让我感动。

  至于有的一定要等更新完毕再看的读者,我也是读者倒不是不能理解这种想
法,不过嘛,总让我有种等着秋收割稻谷的感觉,写文变成了拖累,那就无趣了。
尤其是我应该并不需要对某人、或者某些人承担义务的才对。刚刚上述的问题,
应该每个作者都或多或少的碰到过,我是玻璃心,所以尤为严重。前几天说的纯
爱之心没了,也就是这么回事。

  心境变了,哪怕人还是那个人,作品也不是那个作品了。

  写文,总是要能从中得到乐趣和好处,要么精神互动,找到同好,要么直接
物质。也有人可以精神内求,文以载道,这都是挺好的。

  我坚持如今,先要感谢在QQ上认识的几位朋友,如神官、帽酱。这是直接给
我鼓励,提供心理辅导,不至于气得放弃。然后001 论坛的像是咏夜、尊者等等
那几位常来的朋友也很让我高兴。

  如果是之前常回复的朋友,可以私信加下QQ,最后讨论下剧情和进展,不过
如今已经是如同水临瀑布,就势而下,而且我是大纲定大概,然后细节靠写的时
候临时脑补,可以新增的,也非常有限了。

  探讨的剧情和设定,之前我也跟帽酱谈得差不多了。

  不过我还是乐意在写文的过程中,和各位探讨,而不是到结尾。因为结束之
后,属于河君和曦月的故事就这样完结了。除非有严重逻辑漏洞或者无伤大雅的
错字漏字会让我修改,其他的就不会了。

  我也不会在干涉、或者续写后传什么的。没有必要。

  我写了的,就是在作品里发生的。我没明确写的,就是留白,请读者自行想
象。我不会予以补充。

  尤其是这是第一视角,河君能看到的,就是那些了。之后的是作者作为创世
神才能知晓的。不过老实说,除非有特别的癖好,否则还是自行脑补更加好玩。

  好了,写完媚月之后,应该心中的「爱」会少上很多,我看看视心情要不要
接个定制,不知道有没有人对我的风格有兴趣,我也很好奇,不为自己的兴趣而
写,只为「别人的兴趣」而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不过最近这1-2 个月应该还
抽不出时间。

  我写文,自己是没法对着自己的作品撸的,所以写的时候其实没多少快乐。
倒是和读者的互动,还能稍微快乐下。

  这篇媚月除外,我抠了个名字给主角,相对来说还有点代入感,而且不是纯
肉文,从非肉的角色互动里,还能让我有些温暖。

  感叹一下,人的因缘其实也是很有趣和奇怪的。

  我写文,对于笔下人物的观点的「邪神观点」,顺着势头和帽子先生谈过。
而他在看媚月这篇文的第一段还没想过会合作者交流的事情,缘分也是奇怪。

  闲扯一个问题,神官大大对于催眠文见解独到,水平独特。他专注于催眠文
分类中的「平然」的领域,大家看到神官大大写平然,是平然的同好可以多和他
交流交流,鼓励鼓励他。让他更有动力一点。他是个大好人,是个码字姬!最近
深为无人和他有共同的爱好为苦。

  以及大家也要多多关爱UZI 大大,他的作品也是极好极好的,你们要多多的
和大佬聊天,没事请他们请客吃饭,吃「精神食粮」。

  我也顺带问问,有没有SSTM还有SIS 的无需翻墙的网址,谢谢!

  最后致歉一下,本来不应该扯这么多废话的,但是想要发文的时候,可能是
深夜,夜深人静,更容易想到一些白天想不到的事情吧。想到一些事,想到一些
人,突然之间有感而发,所以我就说了。

  再加上能看到这么后面的大概都是老读者了,所以我就任性一下。

  其实我也就是客套一下,显得礼貌一点。因为我真正抱有歉意的,大概是可
以忍耐我这些废话的。不乐意的,我也没有歉意感,也就更谈不上说抱歉了。

  麻烦不要帮我删了,打很多字也不容易。

  以下为正文,因为这次是跑剧情的,顺便把文章里有的配角拉起来互动一下,
肉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想看肉的,就不必看了:

  而且神奇的是,当小田老师一转头,下面就仿佛被收割完毕的稻田那般,看
上去整整齐齐,安宁静谧。

  等小田老师用审视的目光转了一圈后,背过头在黑板上书写,下面的「稻田」
就凭空的长满了叽叽喳喳的麻雀。

  教室里的信息传导也是门大学问。这是比较离群索居的我所无法理解的。不
过总之,很快的,无形有声的信息流汇总出一个结果——除了一门心思认真听课
的好学生外,其他心理开小差的学生们的目光都短暂地汇聚在我的前方,然后很
快犹如麻雀一般的散开了。

  但是,这股信息,终究还是发散出去了。

  不知不觉间,我感觉……教室里的氛围,以我所不太能理解的方式悄然地发
生着改变。

  其中的明证就是,似乎,好些同学的距离,坐得越来越近起来。

  再然后,趁着小田老师一晃神的机会,更换座位,让关系良好的一对子坐在
一起的情况也频繁发生。

  我前面的男女,男孩的身体上下摇动,看上去像是只是调整姿势,其实半个
屁股都已经挪到椅子外了,正在以双手撑着凳子保持平衡,然后屁股用力,不断
地来回地将肉棒从女孩的嘴里抽送着。

  结合着的部位刺激看着就很强烈。

  名义上是以课桌为掩人耳目的道具,实际上很快就因为情欲的亢奋,在情热
之下,双方不断动着,将桌子都碰的咯咯作响。

  男生至少还记得自己在干什么,他趴在课桌上,拿起书本竖着做着毫无意义
的掩护,低下头调情起来:「啊,零酱的嘴巴小穴好舒服啊……」

  「唔唔唔呜呜……」少女的小嘴被大肉棒堵在嘴里,说不出话,只能用被情
欲润得水汪汪的眼睛柔情地看着她身上的男人。

  「被大家看到了,我们被大家看到了哦。心跳得好厉害!」两个人的呼吸粗
重得连后排的我都听得见,呼吸凌乱的,动作紊乱,

  「快要好了呢,零酱都帮我用嘴巴接住吧,舒服啊!!!!」

  前方的一些同学先是难堪,随后露出一脸不知所措的神色。

  而后方的好几个同学已经是一脸羡慕的也开始抱着自己的「足以好好交流感
情的伙伴」,互相抽插起来。

  被欲望俘虏的两个人,发出情不自禁的高声呻吟,为这次的「友好交流」备
注上尾声。

  似乎是起到了榜样的带头作用,我前面的男女是消停下来了,其他好几个方
向的桌椅,又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淫乱声音了。

  「喂喂喂!」就算是脾气再好,小田老师也有些不满的敲打着黑板,「下面
的同学,想说悄悄话,或者是偷偷摸摸的」交流感情「都可以,不过可以注意一
点,不要发出声音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吗?」

  刹那,教室的声音安静下来,本来就在认真听课的同学自然不必说,那些三
心二意,但是并没有要好的朋友在身边的同学也是安分守己。

  只有那几个看到别人在课堂上抽空摸鱼「改善感情」,然后心头火热,然后
改变座位窝在一起的男生女生们,才像是一只只被惊吓的兔子一样,讪讪地从桌
子下面钻出来,然后摆出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在环视教室一周,确认恢复安静,人也好端端地坐在位置上后,小田老师,
继续开始讲课。

  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简单的结束吧!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的性欲,就像是喜马拉雅山脉的猴子一样旺盛。

  在安坐了几分钟后,就像是很有默契的麻雀一样,那些被短暂的威吓弹压的
少年少女们昂起脑袋,左右张望,然后悄无声息地挪动着凳子靠拢着。

  在我的更前面的几排,是园坂同学和远坂同学,她们本来就是同桌,在被神
宫同学站起来引发班上注意之前,她们这对百合花就感情很好的依偎着靠在一起
了。

  可以说除了主课以外,其他时间都是如此。

  然后,似乎是小田老师的内容让她们开始觉得乏味了。

  首先是远坂同学张开嘴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园坂同学就伸出手捋着她的
柔顺秀发,然后拉过去凑到嘴边亲了一下。

  这种小动作,当然吸引了远坂同学的注意力,她偏过头,看了园坂一眼,然
后园坂也微笑着和她对视起来。

  也许美少女们之间本来就有着男生们无法理解的默契。

  就像是笑容会传染一样,远坂同学的脸上,也露出了和园坂一样的含娇带怯
的动人微笑。

  几乎是同时,两个人伸出手,伸向了对方。两个人的手,交叉而过,只能从
胳膊的角度来推测,已经伸到了对方的身上。

  两个美少女又在含情脉脉地对视了一眼后,不约而同地移动着椅子,让身体
几乎是要贴在一起的依偎着,脸蛋上泛着暧昧的桃红。另外一只本来是靠在外侧
的手在课桌上移动着,就这样双手交握。

  时不时,趁着小田老师背对着她们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时候,两个人耳鬓厮
磨,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声音很小,水嫩莹白的俏脸,也很快变得红润润的,
看上去一脸甜甜蜜蜜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对百合花的表现,带给了其他同样有此目标的同学巨大鼓舞,
悄无声息间,座位连在一起的同学挪动座椅,然后手在桌子的掩护下伸向自己的
好朋友,不住地做着「亲善关系」,肌肤相亲的举动。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自己的脸突然就红起来了,胯下的鸡鸡也因为羞耻
和兴奋而昂然挺立。

  只是,作为前排的曦月,实在是太远了,鞭长莫及。我也没有什么勇气直接
跑到最前面公然地「开小差」。

  也是因为有老师在前面督阵的缘故,最前面的三、四排几乎没受什么影响,
依旧是在全心全意地听着课做笔记。

  这堂课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几乎可以看得到名种名样的想法在教室内出
现,等到小田老师宣布下课,离得下一堂课可是有10分钟的课间时间。

  教室里,突然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或者说大部分心思浮躁的同学,都
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小田老师,在目视着他的身子走出教室后,这场死寂像是被爆
弹炸开一般,后面一下子好像打开了蜂箱,大家也像是脱出蜂巢的蜜蜂一样的嗡
嗡地跑来跑去。

  「叫你不听话,怎么这么不乖呢。」龙也把羞得低下头的神宫同学拉到后面,
掀起她的水手服,一掀到最上头,露出了薄衫衣装下那奶白色的肚皮以及那被长
条朴素的全包乳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胸脯。然后用力地隔着胸罩摇动着乳肉。

  「没有不乖啦,只是……」这样子等于是抓起了整个乳房全方位的揉动,神
宫同学脸上露出有点不舒服的神色,小手抵在龙也的肩膀上,一副想要推开,却
还是无能为力的感觉。

  而泛粉的双腮和立即陷入迷离的眼眸,看上去她已经开始觉得兴奋起来了。

  龙也看上去也兴奋的不得了,而且爱好独到,突然伸出舌头,俯下身对着神
宫的香脐舔弄了起来。

  「呀哒……不要啊……」抚弄得神宫同学就像是被钉在墙上的水蛇那样,莫
名兴奋的扭起腰来,扭出奇怪又隐约诱人的姿势。

  其他的同学,也似乎被刺激到大脑了,一个个互相搂抱接吻起来。不过大多
数还没有脱下衣物,毕竟10分钟还比较短了,再加上整理仪容又要几分钟,过短
的时间里,大家能做的动作有限,只有个别猴急的好朋友才会更加宽衣解带,更
深一步的操作。

  不过,在课堂上利用桌子来遮挡住手,互相伸到对方的衣服里面,抚弄身体
的远坂同学和园坂同学,这个时候反倒是收起手来,拿起梳子互相给对方梳头,
箍头筋。

  虽然在我看来,她们两个人的发式已经很整齐完美了,但是她们还是想还嫌
不足一样的精心的为对方打扮起来。等到弄完后,还有一点时间。

  于是还拿起绳子,两个人玩起翻花绳的游戏,看着远坂同学将绳子缠在手上,
然后园坂认真地看着,随后小手在指间晃动,灵巧地翻起许多花样。

  两个人还在一起窃窃私语,说到兴头,还会轻轻地笑出声来,看上去竟然有
种相识多年,很有默契的恩爱样子。比起课堂上互相抚弄身体到小脸潮红,这副
课外的和谐模样比起其他放课后才肆意奔放的同学反而形成了明显的对比。说不
定,在课堂上的小动作,她们只是在享受着禁忌的感觉。

  而曦月那边,在下课后就环顾了一下四周,不过在站立起来转身的瞬间,她
突然紧皱眉头,泯紧着嘴,腰身半弯,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当然,她身后的同学立马注意到并且关心的询问了,曦月摆着手说了些什么。

  在后座的同学似乎又放心下来后,曦月看了看后面,在和我对视了一眼后,
微微点点头以作示意,但是没再说什么,又转身缓缓地坐下了。

  下一堂课,因为是副课,情况变得更加严重了,在我的邻桌,居然躲在桌子
底下互相搂抱起来,嘴巴大张贴在一起,从里面不断地传来模糊的水声,身体还
不断地扭来扭去,时不时震动桌子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响,弄得我心烦意乱,呼吸
不知道为什么急促起来。

  眼睛也不由得多往曦月那边瞄了几下,不过这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时期,明
坂同学可是班长,更是成绩好到在全年级排上名次的。可谓是女神一样等级的天
才美少女好学生。

  在上课的时间如果叫她过来搞什么「加深感情」,影响她的听课学习,曦月
是绝不可能答应的。

  可是……看着后排的大家一个个如此的做着令人兴奋「惹人遐想」的事情,
弄得桌子椅子嘎嘎地响,还有各种唇舌相交的淫靡水声,我听课的情绪完全没有
了。

  只能趴在桌上,像是咸鱼一样的硬挺着……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似乎现在大家的心思很多都被快乐的「改善感情的肌肤
相亲」吸引住了,以往放学铃声一响,楼梯口就会汇聚成人流的惊人场景也不见
了。

  除了好朋友就在旁边的班级外,大部分的学生,居然安安稳稳地呆在教室里。

  这种情况在之前就有发生了,不过现在是愈来愈明显了。

  曦月站起来,直接向我走来,掏出一张纸递给我,用着和平常一样的平淡语
气说道:「走吧。」就这样在全班人的面前把我领走了。

  我一边走着,一边看着纸上的内容。

  纸上是明坂娟秀的笔迹,内容倒是非常的简单啦,就是说我申请自愿顶替一
位同学的工作之类的意思。

  在觉得我看的差不多后,曦月对我开口解释起来:「之前的行动必须保持隐
秘,但是如今情况变了。在人形模型的事件发生后,学校方面已经提高了警惕,
所以从今天开始,每个夜晚都会有教师轮班巡逻,而学生会也会派遣学生干部来
协助事务。这样一来的话河君没有一个恰当身份的话,实在是不好和我一起参与。
好在我的生活委员会有一个干事因为家里报了补习班,所以抽不出时间然后找我
说情。于是我就推荐你了。」

  说起来,我们学校的作风的确有些古板,而且官僚。我开始有些担心:「这
样子也可以吗?」

  「学生会的巡逻路线和时间是需要最终提交教务处审阅的,不过起草计划表
的工作一般都是学生会成员自行草拟,一般不会被驳回的。包在我身上!」看到
曦月自信满满的一挺胸,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事情进行得的确尤为顺利,曦月先是带着我来到学生会的办公室,给那些干
部们转了一圈,询问大家的安排计划,顺带介绍了一下我后,就开始埋头地草拟
计划表,而我也是乖乖地坐在一边,用曦月拟好的官样套话将申请表重新用自己
的字抄了一遍后,又两份交回给曦月。

  总之,一番杂七杂八的流程办下来后,效率居然快得惊人,很快我就拿到了
一张临时的胸牌,用来证明我的身份。

  然后曦月就再打了个招呼,就拎着计划表外加上我出门了。

  因为实在是对学生会的流程不熟,我就是一脸迷糊的样子跟着曦月窜了几间
办公室,分别拿了几分文件后,最终,又走了一层楼,来到那个外表非常华丽的
大门前。

  敲开门后,学生会长就在里面,当然,上次见过的黑泽部长同样在里头。

  「会长,这是我们委员会策划好的计划报表,请审阅。」虽然私下关系应该
挺不错的,不过曦月还是非常正式地用很有礼貌的姿势将报表交过去了。

  悠佳会长接过去后,对着黑泽部长说道:「那就把你们运动社团的计划表综
合一下,就是最近这个月的学生自组织的巡逻计划了。」

  黑泽部长似乎早就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点点头,非常憨厚地笑了笑。

  看上去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善了,这次进来完全没有上次那样
剑拔弩张的竞争气氛。

  然后,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浅井悠佳会长突然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她
看了我一眼,对着曦月问道:「这位同学好像连学生会成员都不是吧?」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所以明坂很诚实地回答了:「是的。」

  但是,我从曦月那好似平常的语气中,听出了一点点的迟疑……

  也许这就是连日来和曦月用身体不断的摩擦、做爱得来的默契,正当我觉得
可能不太妙的时候。

  果然的,浅井会长的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脸上,那黑白分明的瞳眸像是审视
一样的注视着我,虽然没有发怒或者恼火之类的剧烈情绪波动,但是莫名地有种
奇妙的威严感。

  浅井会长了然地点点头,用着听上去相当温柔的声音说道:「哦,曦月妹妹,
学生会的事情其实最好还是内部自行解决掉,不要麻烦到其他同学的比较好。」

  声音好听,语调和缓,用词充满了对非学生会成员的同学们的关爱——这不
就是话里话外要委婉地把我排除在外吗?

  我面无表情,连身体都没抖一样,做出一脸正经的样子,仿佛正在等候阅兵
的仪仗队一样。内心早就一凛:果然吧……我就知道果然会是这样。像是我这种
普普通通的男学生,和校园里校花榜上的高岭之花明坂同学走在一起,就会受到
这样的毫无根据的敌视!

  明明已经很小心了,特别地避开班上大家的耳目,并不直接和曦月卿卿我我,
就是怕引发太多不必要的关注……这不就会更加影响我和曦月的「交流感情和性
交做爱」吗?

  但是哪里想得到,第一次诘难我的竟然也是个女孩子!还是以护短著称、外
加上「可能对男性」有偏见的浅井会长。

  就当我忐忑不安的时候,曦月好像很赞同一样的点点头,接上了会长的话茬,
「嗯,我明白的。不过不要紧的,三山同学是有意向加入学生会的预备成员,也
是我班级上的同学。我对他比较放心,这次也正好是借机考察三山同学的能力。」

  「哦,那你用心了,我好奇的问一句,你们是什么关系啊。」浅井会长点点
头,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这一次,她质询的目光移向了我,润泽的灵瞳平静异常。

  不过,很显然,她是否会情绪波动,取决于我下一句的回答而定。

  我和她对视了一会儿,赶紧移开视线。老实说,虽然悠佳学姐不失为一个大
美女,但是被她这样看着令人挺不自在的。说不定是因为踏入了学生会长改装后
的办公室,在对方的主场下,被这遍布着据说高昂价格的奢侈品的气场给压制住
了也说不定。

  曦月在一边替我接上了话,「河君之前帮过了我好几回,是我的好朋友。」

  「是好朋友吗?」会长垂下眉目,好像反复在嘴里咀嚼了这个答案,然后看
向我的目光里,更有种令人不安的隐约敌视了,「那么,你们的关系到哪一步了?
我记得很多关系好的同学们,都已经很」深入到身体「了呢!你们……也做过了
吗?」

  「啊!」我光是站着听着,几乎就要叫出声来,瞪大眼,内心翻腾。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毕竟,「加深感情沟通」这种事情,也算得上是个人隐
私,大家一般都很有默契地不会主动去问的。

  明坂看上去也吃惊不小,她反过来问道:「会长问这个做什么?」

  没想到,曦月的这么一问话,像是让浅井会长当即不高兴起来一样,「什么
做什么?男人们都是很好色下流的大猩猩,看到可爱的女孩子,就会用好听的话
和轻浮的动作做出些花巧的事情来感动自己,但是终归还是要成百到千倍的收回
来。我只是想保护你们这些好女孩不要被坏男人欺负,我是想保护大家不受伤害
啊!」

  「不是这样的,会长你误会了……」曦月沉默了下,摇头否认道。

  「呼……什么不是。」浅井会长板起脸,望向我的视线,就像是看着某种
「有害垃圾」一样,仿佛认定我是个情感大骗子。

  「男生,最不济也应该有点担当吧。刚才的问题,我是在问他。但是为什么
是由你来回答,难道他自己不会说话吗?果然啊,如今的男人就是这样的啊!」

  被这样一说,曦月微微泯起嘴,像是在思考怎么接话。

  而我,也在思考……从来没有遇到过,甚至没有在脑子里推演过这种情况啊。
我……我看的言情剧也很少,最接近这种情势的,应该是岳父岳母开始刁难上门
女婿才对。

  如果是按照电视剧的做法的话,我应该是很有担当的走上前,指天咒地的发
誓自己对曦月痴心一片,然后甩下一句未来可期的狠话……

  一般来说,这是长篇言情剧的标配,随后的几十集,就是感情剧男主的狠话
实现、岳父岳母从不理解到理解,最后献上祝福。某些啰嗦的剧情里,还要来一
些第三者的考验。

  但是,考虑到对面的只是学生会会长,还不是岳父岳母呢……指天咒地总有
种公开羞耻的PLAY感。

  突然,一直闷在一边的黑泽部长说起话来:「我说啊,好像是来交报表和商
讨巡逻计划的吧,悠佳你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婆婆妈妈。我看这位同学也不是很
差嘛,我一直是很相信小明坂的眼光的。」

  会长不满地瞥了他一眼,反唇相讥,「你是看到他是男生所以故意偏袒他吧。」

  「没有的事,我只是相信明坂的判断。就算是悠佳对男生有偏见,但是对于
来自女生的判断,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吧。」黑泽部长表情肃穆,说出这句话的时
候脸上的肌肉凝实,那张本来就很有雄性气息的脸庞简直好像是古希腊的雕塑那
样伟岸!

  虽然我也觉得黑泽部长在有意偏袒我了。但是我要说,偏袒得好!偏袒得棒!
我很高兴!

  从来没有想过,我居然会因为性别,和另外一个男人瞬间形成了关系上的同
盟。那本来如同熊般雄壮的大脸,也看上去更加淳朴可靠,难怪我越看他越觉得
顺眼了!

  「唔!」浅井会长的脸色有点不开心了,不过似乎也不好继续反驳,毕竟继
续黑泽部长的话,那就是要怀疑明坂看人的眼光了。

  嚅嗫了下嘴唇后,浅井学姐叹了口气,转头看着一边的墙壁故意以后脑后脑
勺对着黑泽部长,幽幽地开口说道:「曦月实在是个太老实的孩子了,我也是怕
她被你这样的坏男人欺骗,然后身不由己啊……」

  「喂、喂、喂!」黑泽部长如同古希腊塑像的凝重脸瞬间崩塌,表情丰富起
来,一脸想吐槽又不知从何处开始的样子。

  「会长,要不然您先看下计划表,然后和运动社团那边支援的人手一起商定
个计划。教务处那边希望尽快交过去。」眼看局势会向着奇怪的修罗场方向倾斜,
曦月赶紧进言。

  「嗯,也好!」

  幸亏,浅井会长那边好像也决定就此暂时罢手,在简单的核对了一番后,很
快就确认完毕表格。

  随后,我被曦月牵引着离开了会长办公室。

  一走出办公室,我就呼了口气,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曦月那边虽然脸色不变,俏脸上但是从放松下来的肌肉,看上去也有种如释
重负的感觉。

  「走吧,我们先去仓库。」曦月引着我,径直去了仓库区。

  学校的用来存放物品的仓库有好几个,像是存放贵重设备或者化学品的自然
不可能是我们的目的地。

  我们此行要去的是临近各个运动社团的大楼里的,一般是存放体育用品的仓
库。

  其实说是仓库就太专门了点,事实上,用来充当仓库的,也只是空着的教室。

  说起来,学校是真的开始重视这个「人形模型劈砍」事件了,本来放学后,
就只有一些遗留的社团成员还会在校内闲逛。但是今天,能看到身穿制服的老师
还有肩上挂着袖章的学生会成员几个人结队的游走。

  虽说气氛还不算特别紧张啦,不过大费周章地动员校内人员,本身就是一种
对于「潜在罪犯」的震慑。

  只不过很遗憾……我偷偷的看了一眼曦月,一路走过来,这个事件的罪魁祸
首压根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还很有礼貌地对碰到的好多位认识的老师、还有学
生会干部和善地打招呼。

  等到我们走到仓库后,似乎是明坂已经在全校很有名的学生会干部了,惯常
需要出示的凭证都不需要,入口的看守就把我们放进去了。

  仓库里面倒是意外干净,没有什么积尘或者蜘蛛网这样的东西。

  大概是特意把其他的原仓库物品清空了,这间教室里面就只有一个个摆放好
的人形模型。规模远超上次在教室里看到的数量,足足有十几个之多。

  被围攻的话可就麻烦了啊!

  我有些不安,不过曦月看上去非常坦然,从随身的书包里掏出了用混上自己
的血和朱砂这样调和、绘制好的灵符,然后烧掉,将符灰洒在每个人偶的脸上。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轻松地就解决掉傀儡的怪谈诞生而出的怪异的话,那么这
次的行动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轻松加愉快了!

  等到全部撒完后,曦月却眉头皱起,「不对,还有傀儡没有送进来。」

  我连忙追问,「怎么了吗?」

  曦月只是摇摇头,复述了前一句话:「如果预料不错的话,这次这项怪异,
只要用破邪的灵符净化完」中邪「的人形模型,消灭它的承载,应该就算结束了。
刚刚开始,我也的确有顺利的感觉,但是,还没有彻底解决完毕。还有一只、或
者两只的模型没有放到这里的仓库来。」

  像是很快打定了主意,曦月不待我回话,直接说了声:「走!」

  就把我拉走了,然后就又是询问负责物品清单的老师,不过因为对方下班了,
清单不在身边。只能用电话沟通,交换信息的效率低下。不过对方似乎在电话里
反复确认过,说学校里登记在册的模型都已经放到了仓库里了。

  这样一来可就陷入僵局了,我和曦月凭仗的,是学校的领导们担心可疑的以
人形模型试刀的可疑潜在罪犯,所以我们才能堂而皇之的进入仓库净化那些可能
被怪异用作凭依的躯体。

  但是按照曦月的解释,需要净化所有被附身的模型才算此次怪谈故事的结束。
然而麻烦的是,既然学校其实并不是真的在乎模型的结局,只是不想被那个臆想
中的可疑犯人继续试刀下去。再加上清单上并不存在于曦月缺少的模型,那么以
学校老师的官僚作风,这缺失的那个人体模型,就不再是他自己的责任了。

  换句话说,就是需要我们自己来找了。可是硕大的一个学校,可是好几万平
方米呢!

  虽然不至于说是海底淘沙级别的复杂,但是以我和曦月两个人,难度上也不
远了。

  哪怕是我,也深感到问题的严重性,「那今晚是借着巡逻的机会顺带搜查最
后的那个模型吗?」

  哪知曦月摇摇头,否认道::「不,今晚我没有给我们派计划。」

  我不禁好奇起来,「可是,曦月你不是说过,巡逻也只是个幌子,只是让我
也有个学生会临时顶替成员的身份还一起行动吗,所以实际上巡逻的路线和时间
并不用在乎。」

  曦月的身体僵住了,就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从
她那清澈透亮的眼眸中,有种很复杂难明的情感。「河君这几天应该累了吧,我
觉得是可以今天暂时安排先休息一下。」

  ……

  我住嘴了。

  第一时间的直觉,让我觉得不应该问的。可是走了几百米,我还是有点忍不
住了,追问起来。

  曦月垂下头,声音尴尬:「嗯,时间上的确是不多了。说不定只有最后的几
天了,必须抓紧……只是不行了,屁股……」

  屁股?

  我愣住。

  曦月像是在说着见不得人的话一样,用视线只能看到脚下的鞋子的幅度垂下
小脑袋,支支吾吾道:「我的屁股啊!」

  然后她就不说话了,一副让我自行领悟的样子。

  屁股!!!

  白天的事情就像是轰的一下再脑海里引爆,瞬间炸穿想通了前因后果,然后
我明悟过来。

  因为去了学生会办公室看了很多人,又去了会长那边,再加上一堆事情,于
是不小心遗忘了这个重要的事情……

  「啊……啊……啊!」张开嘴连续发出几声,我才干笑了几下,然后坚定的
附和:「是这样的呢,连续奋战这么久了,曦月也要好好休息啊。」

  我尽量地用比较正经、平常的语气说话,以免声调变得太奇怪,曦月自己听
得会很尴尬,最好就是当做没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会的!」曦月简单地点点头,我也没敢再提,这件事情就算这么过去了。

  然后,她突然抬起头,「对了,河君今晚想要怎么进行」情感上的沟通仪式
「呢?」

  随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慌慌张张起来:「河君想做其他
的事情都可以的,但是唯独屁股……下面那边是不可以的!」

  「请放心,我不会的。」我也急忙澄清。

  之后,就是思考接下来要用什么方式来和曦月「加强感情」了,果然,作为
男生,其实还是对下面比较感兴趣,不过这是禁止事项,不可以再给曦月增添麻
烦了。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xsw.com/doushi/8225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